y7jjx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啓元之界 線上看-第一百零三章 未來碎片推薦-98kp6

啓元之界
小說推薦啓元之界
“天……机?”
沙立拖着长音,显然以为贝残梦在忽悠他。可当他看见后者脸上并无一丝嬉笑时,咧开的嘴和皱起的眉头也和缓了下来,郑重问道:“什么天机?”
贝残梦没有回答,而是走下阶梯。沙立瞅了他宽厚的背影好一阵后才跟了上去。
贝残梦在古史区停留了下来,转身向沙立笑眯眯地问道:“小立立应该听说了‘逆兽潮’之事吧?”
沙立一愣,一时接受不了贝残梦忽然又变得有些“暧昧”的口吻,心里嘀咕:“莫不是方才正事说完,他又变回了老样子?”
“知道。那声势浩大的岛卫选拔,可不就是为了此事吗?”
女特種兵追狼副市長 聽情軒
“正是。说起来小立立还是在苍穹顶上成就了奇元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天骄美名,可惜我当时未能一睹小立立的伟岸雄姿,当真是……”
“梦梦,这‘逆兽潮’之事可是记载在这古籍区中的奇元岛古史光团中?”这种状态下的贝残梦话匣子一旦打开就再也关不上,整一个话痨。沙立先前已经见识过厉害,一看苗头不对,立马随意问了个问题,直接将话头掐死。
“非也!‘逆兽潮’之事,并不记载在奇元岛古史中,也不曾记载在任何一个岛内家族的族中。”贝残梦摇着头,很肯定地说道。
枕上桃花:漂亮女房东
这下沙立可有些好奇了,他原先只是随口一问,没曾想竟是得到这么一个答案,随即问道:“那司寇院还有什么四大家族的大拿们,是如何得知此事的?”
贝残梦没有说话,而是神秘一笑,指了指那些光团群中颜色最为暗淡的那个光团,“你还记得这个光团吗?”
沙立双目盯着那光团,脑袋微倾,眉头轻皱。好一会儿后眉头又舒展开来,“这不就是你上回说的,在你眼皮底下诞生的光团么?那是多少年前来着?”沙立轻捏下巴,做思索状。
“十五年前。”贝残梦很肯定地补充道。
“那个小光团,有何特别之处吗?”
“‘逆兽潮劫’便是由它才被得知。”
“它?就是它告诉你‘逆兽潮’八百年发生一次?”沙立又仔细打量了那在众多耀眼光团中显得有些暗淡的黄色光团,似乎想看看它到底有何奇异之处。
“准确地说,它上边并未提及‘逆兽潮’之事。只是记载了,奇元岛每隔八百年便会有一场大灾难。”
“这可就奇了,既然上边没具体说是什么灾劫,更没有明确记载到底何时会发生,只是提到八百年一次而已。
金钱玩转爱情
你们又是如何知道这场灾劫就是所谓的‘逆兽潮劫’?还断定它会在一年之内来临?”
对于沙立的一连串疑问,贝残梦脸上并无意外之色,而是迈出脚步,往广场更深处走去。他最后停留的地方,正是沙立一直想弄清楚的忽明忽暗的光团所在区域。
“这些光团,都是今年早些时候出现的。”贝残梦点指那些一闪一闪的光团,“它们的出现,就是八百年一次的‘逆兽潮劫’将会在今年发生的佐证。”
“这些光团,到底是什么?”沙立星眸中带着一丝期盼,这些光团的神秘面纱终于要被揭下了。
“它们是被泄露的天机,是与逆兽潮劫相关的一角未来,一幅幅画面。”贝残梦的语气又开始变得郑重起来。
“天机?未来?画面?”沙立先是呢喃着,而后摇着头道:“未来的画面?这怎么可能?简直太荒谬了。”
“荒谬?这秘典阁内的光团都是自虚无中诞生的,这本身就已经够荒谬的了。出现些许未来的画面,又何足为奇?”
贝残梦毕竟在秘典阁待了二十多年,对他而言,秘典阁会发生什么样诡异的事都不足为奇。而这些光团到底是从何而来,也是他一直最想弄清楚的事。
“小立立,你要知道,人类的生命对这片天地而言实在是短暂得可怜。那些我们认为的不可知之物,不可知之事,对于某些存在或力量而言,或许早已司空见惯。”
贝残梦又开始对沙立使用了颇为“暧昧”的称谓,可这一次,他的话却令沙立丝毫没有烦恶之感,反而引起了沙立的思索。
显然,常年与这些神秘的光团相伴,贝残梦对自己存在的这个世界已开始做了一些较为深入的思考。
“那些画面,都是你触碰光团之后感知到的吗?”沙立问道。
“非也!”贝残梦抿着嘴轻轻摇头,“我虽然可以进入这个片区,却无法读取那些光团。”他的脸上带着明显的遗憾和失落。或许对他而言,不能对这些所谓的预示着一角未来的光团一探究竟是一种冥冥中的否定。
但是这个回答却令沙立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贝残梦并未让他疑惑太久。
“这奇元岛上,除了迟正之外,无人能读取这些光团。就连大司徒也不能。”
“迟正?他是谁?”沙立对这个姓氏有些耳熟,但一时想不起来。
“迟正之前是秘典阁的另一名执事,也就是你的前任。”
調情:BOSS寵妻過急 柒楰
都市僵屍霸主 舞小俊
“是他!?”沙立想起了第二次到罗家时,罗索跟他的一次谈话。
“怎么,你听说过他?”贝残梦瞪着并不算大的眼珠子。
沙立点点头,“先前听罗索提起过。”
“罗索?”贝残梦嘴角扬起一抹微笑,“我记得以前迟正很喜欢罗索这孩子。”
沙立在心里嘀咕了一句:“怕是你自己也喜欢吧……”而后他似是想起了什么,问道:“我听说,这迟正因为一场意外离世了?”
贝残梦面露悲戚:“是啊,在某个夜里,突然就死了。”
“迟正是一个天才,他的心之力之强,不仅是我生平仅见,我想,在整个奇元岛史上都是不多见的。
我和他亲眼看着这些光团自虚无中诞生,他在感知到那一个个光团中的画面后,做出推断,这些光团不仅是一角未来,而且是对那十五年前诞生在古史区的光团中提到的八百年一次的灾劫的佐证。由于他在一幅画面中看到,数量大得难以计数的海兽集结成的海兽群,涌向奇元岛,无数岛民惨死在这些海兽的尖牙利爪之下,鲜血染红了一片片海滩。”
沙立眉头微皱,久久不语。而后又想到了一个问题:“那他怎么能断定,这‘逆兽潮劫’将会发生在这一年之内?”
贝残梦将目光移向那些光团:“因为,他还看到了另一幅画面。在那画面上,出现了一场大地震。”
“地震?”沙立有些不解,“我自来到奇元岛,虽然未曾遇到过地震,但也听人说起过,奇元岛经常发生地震,几乎一两年就有一次。若是凭此,怕是不足以做出这样的推断吧。”
“莫非,是那个画面中的地震有何特异之处?”沙立很快做出了猜想。
除妖手套
贝残梦看了沙立一眼,眼光微闪,重重点头道:“的确如此。奇元岛因所处地理位置特殊,地震频发。但是,有一种地震却是不同寻常。”
“怎么个不同寻常法?”沙立显得很感兴趣。
“这个地震发生时,强烈的震感当为所有地震之最。不仅如此,这个地震发生后,奇元岛的第七座附属小岛便会浮出海面,与其他六座岛屿一起排成一个奇特的形状。若是从奇元岛的上空俯瞰,就像一把勺子一般。这七座岛屿围在奇元岛周围,就像是一把勺子舀出一团肉丸。
所以,这个地震也称为‘七星挑月’。”
沙立嘴巴微张,嘴里念道:“还真是一个……有个性的地震。”
“而这个地震发生的时间很固定,不仅在奇元岛古史和各大家族的家族史里都有记载,岛上也有老人曾经历过数次。
不多不少,正好是一百年一次。”
贝残梦叹了一声:“而上一次这个地震发生的时间,不多不少,正是百年前。”
沙立捏了捏下巴,轻轻点头:“所以迟正据此推断,这‘逆兽潮劫’就发生在这一年之内。”
混乱修真 独孤吟
“迟正做出这个推断之后,马上将四大家族的族长请到秘典阁,将此事告知。”
“这么大的事,当然是刻不容缓。”沙立先是轻轻点头,而后眸子一转像是忽然想起什么,问道:“可是不对啊,这种事情,依照秘典阁的规矩,不是应该先禀告大司徒吗?迟正为何要直接告知四大族长?他这分明是逾矩了啊!”
贝残梦一听沙立此问,也不禁沉思起来。
在苦思无果后,嘴里竟开始念叨:“对啊,迟正为什么不先禀告大司徒?他可是最守规矩的人呢,为什么那一次会有如此无礼的行径呢?到底是为什么?”
贝残梦嘴里的疑问声越来越大,双目紧闭,双手开始抓着头发,“我记得他有跟我说起过原因,好像还很重要,可我为何想不起来了呢?”
“我想不起来……想不起来……”他开始重重地甩头。
沙立觉得贝残梦此刻的状态很是异常,似乎被他刚才的问题刺激到了,这样下去怕是会对贝残梦自己造成难以预估的伤害。
“贝残梦!”
沙立大声向贝残梦传音。
贝残梦识海忽然一阵轰鸣,瞬间清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