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3gdq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第八十四章 草帽團的危機(下)熱推-qbm3x

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
小說推薦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
“索隆!!”路飞一脸焦急的大喊道。
看着那火红的熔岩,在转瞬之间,就将索隆所在的那团黑雾倾覆,路飞差点将那一口白牙咬碎。
情急之下,路飞那覆盖着红黑武装色的双脚,宛如喷气机一般,直接在空中爆出数圈波动,朝着赤犬的背影急速突去。
嘣、嘣、嘣…空气中不停传来宛如弹簧般的震颤声,且频率越来越快。
腾跃间,路飞与赤犬之间的距离,已是飞速拉近到十米内。
“狮子—火!箭!炮!!”路飞放声大吼。
伴随着这声狂吼,路飞那宛如弹簧般收缩的铁拳,瞬间轰出。携带着无比狂暴的劲风,直接砸向了赤犬后背。
当!!!
那属于金属的独特颤音,再次向着周围传开。
路飞那狂暴无比的两记狮子重拳,却是被及时赶到的金佛战国挡住。
“啊啊啊啊啊!给我让开!!”
路飞愤声怒吼,那红黑色的弹簧双脚不停踩踏着空气,将空气震出道道涟漪。
然而,即使路飞拼尽全力,依然无法撼动战国的金拳。
“拿出你最强的招式吧,草帽小子!”战国面色一凝,对着怒气狂涌的路飞喝道。
“可恶!!!”路飞怒声大吼,那宛如弹簧般的双脚,震颤的频率再次提升。
看着竭尽全力的路飞,战国那金色眉头狠狠一皱,颇为不耐的道:“既然你不愿意拿出真实实力,那我就不客气了!”
话音一落,战国宛如一尊黄金怒佛。
只见他将头颅后仰,金光闪耀的额头上,竟突兀的出现一圈白色的波动。
路飞瞳孔瞬间收缩,一股无比危险的讯号,迅速从心底涌起。
他似乎已经预见,自己会被这股强大冲击给震成重伤,甚至可能因此昏迷。
然而,战国并不打算让路飞逃走。
只见他将瞬间屈肘,将金色佛拳往后缩了缩。
也是这突然起来的收招,让路飞措手不及,根本来不及将对峙的双拳抽回。
刹那间,战国那闪耀着白色辉光的额头,迅速在路飞眼中放大…
仙賊攻略
砰!!!
战国这记凶悍的‘佛头撞击’,裹挟着无可匹敌的威势,就这么硬生生的撞在了路飞的额头上。
所幸的是,路飞临危不乱,在千钧一发之际,将黑色武装色凝聚在了前额,堪堪抵住战国的头槌攻击…。
‘当!’的一声震响,一阵无形的波动迅速向着四周扩散。
然而,两人由于实力差距过大,僵持的局面仅仅维持了不到两秒。
“咳!”路飞一边倒飞,一边大口咳着鲜血。
‘轰’的一声巨响,路飞直接撞入一座高楼的墙面。
“索…隆~~~”
已是气若游丝的路飞,在身负重伤之际,依然惦记着自己的伙伴。
而此时黑色雾团,因为被赤犬的熔岩侵蚀,已是变成了一团赤色熔焰,那不停冒出的黑色气体,已是分不清是黑雾还是浓烟了…

战国将视线收回,转而看向墙体中路飞,平静的道:“如果你现在只有这种程…咳咳咳咳…”
然而,话未说完,战国便剧烈咳嗽了起来。
藤虎和赤犬,纷纷向着战国看来。
战国左手捂着嘴,右手朝着二人挥了挥,示意自己没有大碍。
然后,战国当着众人的面,直接接触了大佛形态,恢复到了人身。
呼…呼……战国微昂着下巴,用力的深呼吸了两口,这才缓缓将疲惫的双眼睁开,继续道:“你如果只有这种程度,那么…便去深海监狱好好反省吧。”
“我也替…咳,替卡普教教你,在君临于世的正义面前,海贼那微不足道的霸王色,是多么的可笑!”
说完,战国双眸猛然睁大,一股淡金色的波动迅速从他身上迸发,携带着举世无双的气势,悍然轰向了即将昏迷的路飞。
这一瞬间,众人眼中只剩下那遮天蔽日般的金色光芒。
“身…身体不能动了。”山治狠狠咬着牙,从牙缝中艰难的挤出这一句话。
众人并未被霸王色波及,仅仅只是盯着战国的背影,就已经无法动弹了,可想而知,身为霸王色目标的路飞,会有多惨。
砰、砰、砰…
街道和墙面在这股极其霸道的波动一一崩裂,无数碎石朝着路飞的方向攒射而去。
而原本路飞深陷的墙面,宛如被巨锤轰中,以路飞的五米巨坑为中心,迅速崩裂坍塌。
波动中心的路飞,双眼瞬间翻白,直接歪头昏死了过去。
“咳咳…要不是怕卡普那老家伙乱来,我断然不会让你活过今晚…”战国捂住胸口,低声呢喃道。
战国那将整个街道笼罩的淡金色霸气,仅仅只是维持了三秒,却已经将整个街道毁的面目全非。
群众们皆是纷纷躲在房子/高楼里瑟瑟发抖,不敢再临近窗口观战。
………
就在战国将霸气收敛的瞬间,已经达到泵房的陈穆,突然得到了系统的提示。
【叮,特殊武装‘吞噬草帽生效’,宿主/使用者霸气提升,】
【霸王色吞噬效果:极其微弱(0.001%)】
霸气吞噬??这又是什么鬼啊。……陈穆一脸不解的楞在原地,满脑子问号。
细细思忖了片刻后,陈穆这才想起,这不就当初帮路飞改造的草帽嘛…
好像是有提到吞噬霸气之类的关键词。
“算了,不想了,干活要紧。”
陈穆撇了撇嘴,抱着一条两米粗细的海水管道,行走在这水深直接膝盖的泵房中…
………..
地面上。
战国看着彻底陷入昏迷的路飞,踱步走了过去,似乎打算直接将路飞擒下。
就在这时,山治的怒吼声,突兀从他上空响起。
“恶魔风脚—-最高级绞肉!!”
伴随着一声大喝,山治双脚迅速燃起赤红色的火焰,直接以一种超高速的踢击,对着下方的战国极速踩踏而去。
面对这狂暴的火焰踢击,战国只是淡淡的撇了一眼,便依旧是一副风轻云淡的姿态,走向了路飞。
这混蛋,连正视我一眼都不肯……山治心中狂怒,脚下的攻势强行提升一分力道。
末法飛寇
然而,就在山治即将踏中战国头顶的时候,一道紫色人影,迅速从一旁掠了过来,径直挡在了战国身后。
锵、锵、锵…
一阵密集的铿锵声响起,反握杖刀的藤虎,直接替战国挡下了山治的所有攻击。
面对这几乎密不透风的刀阵巨网,山治只能恨恨的咬着牙,继续保持高频率的踢击。
两人就这么一上一下,约莫交手了数百次后,山治也是渐渐感觉到了力乏。
同时,心中疑惑道……为什么这大将的攻击,让我感觉不到一丝杀意。
他用的是钝刀吗??
就在山治倍感疑惑之际,反握重刀的藤虎猛然一挥,将山治的攻势逼停一秒。
然后,只见其身形一闪,一记快到看不见的斜劈瞬间斩过山治的身体。
半空中的山治眉头一皱,看着将后背暴露给他的藤虎,眼底的困惑更浓了。
然而,还不待山治多想,一阵无法抗拒的反重之力,迅速将他推向了高空。
身体怎么突然不受控制了,还有这重力,怎么回事…
山治紧紧咬着牙关,尝试将倒飞翻滚的身体停下。但他和藤虎的实力差距,注定了这是一番徒劳的挣扎。
在翻滚到近五十米的高度时,山治那翻滚的身体却是突然停了下来。
然而,还不待他松口气,突觉浑身重力激增,宛如背上驮着一座巨山一般。
長生之愛 花澤殤
瞬息间,山治的咬牙强撑了半秒,但随后便被这股巨力束缚,压着他砸了下去。
‘嘭!’的一声巨响,背部着地的山治口中喷出一口鲜血。
以他为中心的地面,直接被砸出一个的两米大小的深坑。
地面上溅起的碎石,还没来得及飞溅,便山治身周被附带的重力,给重新压回了地面。
嘴角溢血的山治,脸色迅速变得苍白起来,在这股重力的压制下,他至少摔断了数十根骨头。
就在山治挣扎要爬起的时候,一阵木屐踩踏声,由远而近的传入了他的耳中。
藤虎缓缓走到深坑边缘,脸色平静的道:“你也是草帽海贼团的船员吧。”
见山治不回话,藤虎也不在意,自顾开口道:“不说话嘛…呵呵,那我就当你是默认了。”
说罢,手中杖刀一旋,改为正握。
同时,那闪烁着寒光的刀刃,直接横在了山治上方。。
藤虎微微将刀身下压。
“噗…”山治嘴中立刻喷出一口鲜血。
那略微挺起的胸膛,也是再次被压回到了地面。
山治转动眼珠,瞟向了地坑边缘的藤虎,心中无比悲愤的想到:
这家伙的重力…怎么回事!
然而,藤虎自然无法知道山治心中所想,自顾将刀身下压。
与此同时,深坑中的山治,只觉浑身的重力激增,身边的随意也是瞬间被碾成了齑粉。
可恶啊,完全没办法动弹啊…..山治十分不甘,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刀刃逼近。
‘喀嚓’一声,山治身下的地面瞬间裂开数道裂缝,地坑的边缘,也是随之坍塌。
眼看山治的身形就要被压入那越来越宽的地缝中,众人心中万分焦急。
“必杀!突击流星群!!”
乌索普一声大喝,将一颗类似食人花嘴的果实,直接射向了藤虎的位置。
风声呼啸间,这颗宛如恐龙巨嘴的果实,迅速飞向藤虎。
藤虎眉头轻皱,暂时放过山治,直接提刀横斩,将爆射而来的绿色果实瞬间斩成两半。
然而,令藤虎没想到的是,果实爆开的瞬间,竟然直接喷吐出一大团海楼石手铐,直接朝着藤虎散射而来。
“小心!”战国瞳孔一缩,急声喝道。
婚在爱情燃尽时
然而,藤虎与食人花果实的距离不过两米。
在如此近的距离之下,即使是大将,也是来不及反应的。
况且,以藤虎的实力,根本就感觉不到乌索普攻击的威胁,环环相扣之下,这位大将…轻敌了。
也是因为藤虎的大意和轻敌,没有刻意闪开,这也就导致了他直接被这团海楼石砸中。
更为致命的是,其中一只手铐,竟然直接拷在了他握刀的手腕上。
“海楼石手铐吗…”藤虎低声呢喃道。
(注:因为白炎会被海楼石克制,所以藤虎并未感觉到炽热高温。)
战国急忙跨前一步,一把抓住藤虎的肩膀,将他甩向了身后,嘴中低喝道:“可恶…这群海贼怎么会有海楼石手铐!”
“接二连三丢失重要军资,青雉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
战国咬牙怒吼一番后,再次施展大佛形态,对着还在进行瞄准的乌索普,直接来了一记如来神…呃,金色佛掌。
那金色巨掌挥出的瞬间,一阵无比剧烈的波动再次迸发而出。
一瞬间,肉眼可见的透明冲击波,迅速扩散,从众人身上掠过。
仅仅是眨眼的功夫,战国的反击说来就来,根本没给众人反应的机会。
被冲击波迎面撞上的众人,纷纷吐血倒飞。
当然,本身没有血液的布鲁克除外,他只是象征性的张了张嘴,然后一边倒飞,一边骨架震颤,沿途抖落了许多碎骨茬子。
一击将众人震退的战国,再次咳嗽一声,将大佛形态散去。
然后,撇了一眼深坑中面色狰狞的山治,淡然的转过头,直接走向了藤虎。
紧接着,战国从怀中掏出专属电话虫(一个拥有同款麻花胡子的电话虫),拿起壳顶的对讲机,直接开口道:
“送一把海楼石钥匙过来,立刻。”
“是!元…大督查!!”电话那头的将领,十分恭敬的大声回应。
说完,战国重新将电话虫收入怀中,转头看向了不远处的藤虎,朗声道:
“一生,你在这等一下。”
“嗯!”藤虎平静的回应道。
旧爱晚成,宝贝别闹了!
战国刚结束于藤虎的对话,赤犬那怒吼声便是传了过来。
“啊!!罗罗诺亚·索隆!!”赤犬怒吼一声,捂着左臂后退。
旋即,面色一狰,低吼道:“我要杀了你!”
战国皱眉看了一眼左臂淌血的赤犬,询声道:“怎么回事。”
赤犬转头看了一眼战国,呼吸粗重的道:“那黑雾…嗜血!”
闻言,战国瞳孔猛然收缩,盯住那持续翻滚的黑色雾团,沉声道:“元素化也没用吗…”
赤犬重重的‘嗯’一声,脸色阴沉如水。
二人一脸凝重的盯着那团黑雾,看着渐渐将火焰吞噬的黑色雾团,一时间,竟是不知该上,还是该撤退。
就在气氛逐渐死寂的时候,索隆那低沉的笑声,从雾团中传了出来:“呵呵呵呵,两位…要一起上吗。”
索隆右脚率先踏出,然后整个人从那黑雾之中走了出来,身后雾气持续翻滚。
“你居然还敢出来!”赤犬咬牙切齿的道。
索隆冷哼一声,眼眸中闪过一抹红色电芒,看向战国道:“你们要一起上吗。”
“你!”见自己被一个小小的海贼轻视,赤犬气急,就要挥舞着熔岩左臂冲上去。
“别冲动!!”战国沉喝一声,将赤犬拦了下来,
顿了顿,战国双眸看向索隆身后的黑色迷雾,对着赤犬地声道:“仔细看那黑雾…”
赤犬闻言,将目光转向了索隆身后的黑色雾团,脸色的怒气瞬间被震惊取代。
“这…这是!”
“呵呵,被发现了吗。”索隆轻笑一声,再次向前踏出一步。
也是因为这小小的一步,索隆彻底与身后的黑雾分离。
同时,肩头上那两颗邪气凛然的头颅,也是渐渐展露在二人面前。
“鬼气…阿修罗。”索隆低喝一声,身后雾气涌入他的身体。
旋即,索隆缓缓张开嘴,将被黑雾缠绕的和道一文字放在嘴边,用力一咬,沉喝道:
“九—刀—流—穿威!!!”
说完,索隆直接化为一道黑色雾影,朝着战国二人狂袭而去……
(而此时的陈穆,才刚刚将海水和淡水的管道对接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