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uu04好看的都市小说 怪物被殺就會死笔趣-聖誕免費番外 成爲先驅的道路 (8500)相伴-wfoub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怪物被杀就会死
对于先驱空间探索者双人组而言,这一切发生的都很突然。
因为邵霜月和九溟,其实是刚刚经历了一次艰难的探索任务,准备回老家休息一段时间的时候,就被中央委员会直接通过官方任务渠道直接拉过来了。
不谈正国官方的委托,说起这次任务,两人当真是一头乱包,忍不住想要大倒苦水。
实际上,在进行任务直播演示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对自己的观众们倒过一次了。
那是一个名为【先驱之指引】的特殊任务,根据空间内部资深人员透露,这种类型的任务是检测‘先驱值’纯度的特殊检定流程,关乎到后续先驱任务发放的类别。
一般来说,这种特殊任务不会有什么危险,但绝对非常困难。
邵霜月和九溟自然是不知道这个‘先驱值’是个什么乱七八糟的设定,但想来和她房间的驱魔力,九溟的龙癌力差不多。
总而言之,两人在准备了大量极端环境的应对措施后,便出发启程,开始了这次‘指引’之行。
任务的最开始,他们被传送到了一个看上去似乎是天圆地方的大陆。
整个大陆上一片平坦,基本没有山峰,只有一望无际的平原,零零落落的丘陵,还有非常规整,呈现各式各样几何图形模样的湖泊和海洋。
最开始,邵霜月还觉得这或许是某种特殊的平坦大陆世界,譬如说地平说世界之类的——但是随着九溟飞到高空检测大陆具体情况的时候,结果却令两位说新不新,说老不老的探索者张大嘴巴,目瞪口呆。
因为,他们所在的,乃是一个‘环世界’!
所谓的环世界,就是一个环绕恒星亦或是其他发光源建造,将其环绕包裹,汲取其能源制造出极其可怖适宜生存环境的人造巨型建筑,是星体级超级建筑的一种。
而他们所在的‘指引世界’,就是这样一个比地球面积要大上万倍的环世界。
也只有环世界这种纯人工世界,才会出现海岸线是一条直线,而湖泊很可能是正圆形亦或是正方形的情况了。
从环世界上看太阳和天空,和从一般世界上看太阳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因为太阳永远不会落下,但是大气中的纳米机器人会自动会在‘夜晚’的时候进入吸光模式,化作一层不透光的太阳能薄膜,为大地带来黑暗。
总的来说,环世界的日夜和生态状况都还算是正常。
而邵霜月和九溟,他们的任务,乃是在这个环世界中,带领一群野蛮人发展出‘文明’。
“好老弟,这不是白送的点数吗?”
看见这个任务后,邵霜月不禁朝着九溟吐槽道:“带领野蛮人发展出文明?这个我熟啊,教会他们生火,学会制造房子,建设定居地,有点分工和语言不就行了?”
Dumb
“确实。”而九溟摸了摸自己胸前的金色埃国样式项链,他沉吟了疑惑,皱眉道:“但理论上,应该没这么简单——指引任务的确不危险,但是绝对不应该这么简单才对。”
“让我们看看那些原始种族的情况吧。”
九溟的建议的确非常稳妥,邵霜月也觉得应该看看任务目标究竟是什么样……假如目标难点就在这里呢?譬如说给他们一群水母,一群三叶虫当成需要被指引的土著。
带领这些家伙发展文明……
那难度,可就真的配得上当初告诉他们这些消息的探索者一脸痛苦无比,简直就像是外地人一口气闷了三罐豆汁的表情了。
检查结果,不算是差,但也绝对算不上好。
被他们命名为‘奥’的种族,是一种表面看上去有些类似人类,但是外层皮肤半透明的淡银色人形生物。
不差,是因为任务目标,该环世界上的土著种族‘奥’,并不是水母和三叶虫这种大脑都没有,神经系统都不发达的原始生物——他们甚至有着颇为良好的底子,假如大脑发育完全,应当不比人类差。
算不上好,是因为这个种族,从未尝试过使用大脑。
是的,没错,他们从未,也从不需要使用大脑。
为什么?
答案也很简单。
那就是因为,这个环世界的环境,优良到了生物根本不需要思考,不需要探索,也不需要动任何心思,就可以舒舒服服安逸无比的‘活下去’的地步。
“呜↑呜↓呜↑,这都是什么鬼世界啊?!”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侦测过后,邵霜月惊愕地发现,这个世界那密布平原上的各种灌木,草丛和树木,全部都是一种特殊的改造生物,一种特殊的‘农业作物’!
这个世界的树木,会长出有着近似巧克力面包口味的面包,而树木本身的味道类似于牛肉干,带有完全能满足本地生命任何需求的生命元素。
这里的杂草是优异的调味料,无论是放入火中烤干撒粉,亦或是放入汤水中浸泡煮沸,全部都能带来令人心旷神怡的鲜香。
而这里的灌木,几乎什么浆果都长——根据九溟的试吃报告,有苹果,有梨,有榴莲,草莓,还有一切他曾经吃过,没有吃过的特殊口感口味。
除此之外,还有地里面的巨型植物,也是一种可以直接实用的植物,海中的海藻,山崖上的花,还有种种种种……
甚至,有一个巨大的活食品加工厂,其生态形式类似于一个会移动的树林,它会随机在大地的四方移动,撒播各式各样口味不同的改造植物种子,保证整体生态圈的稳定。
在这个环世界,所有的食物,随手便可拿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都不会饿死。
这样的世界,真的需要动脑子才能活下来吗?
江湖JH 水原ShuiYuan
——智慧并非是生存的必需品。
通过这个世界的特殊情况,邵霜月和九溟可算是完全了解这个道理了。
爱你成了孤单往事
奥族的孕育方法,是两个奥族融合在一起,然后分裂成蕴含原本两个个体记忆的主体,以及七八个作为‘孩子’的衍生体,某种意义上,这和史莱姆的繁衍方式有异曲同工之妙,或许奥族就是某种高等史莱姆也说不定。
总而言之,在这样过于优良的生态环境下,奥族的生存没有任何忧虑,他们没有也不需要任何技术的发展,而因为如此,他们也没有任何好奇心,没有理由拥有任何探索欲望。
引导奥族发展文明?
邵霜月一个头赛两个大,甚至开始驾驶机甲在天空上绕圈,九溟甚至宁肯去海里面抓鱼也不肯思考这个问题。
不过这只是暂时,他们毕竟是探索者,不可能永远逃避。
随后,根据两位探索者的探索,他们从一个地表研究院遗址中得到了大量珍贵信息。
撒旦规则 地瓜党
邵霜月和九溟终于知晓,这个环世界,乃是这个指引宇宙中的超级文明‘欧摩尔’,为了规避最终末日,而为该宇宙其他低等文明建造的避难所。
远古超级文明‘欧摩尔’和另一个远古超级文明‘伽师’是天生的仇敌,祂们一个是有着实体的电磁力生命,诞生于太阳的日冕中,以电子交换流为基本信息结构,而在抵达行星后,欧摩尔文明的个体可以通过操控金属,自由的更改自己的实体,达成各式各样的变形。
而另一个是没有实体的引力生命,‘伽师’诞生于原始宇宙超大质量恒星的质量井中,后来在大型恒星和黑洞周边生活,祂们习惯了曲翘弯折的空间,平坦的四维宇宙对祂们而言是不可接受的,而超新星和伽马射线暴会摧毁祂们的聚集地,所以伽师们致力于将整个宇宙中的恒星全部坍塌成黑洞,变成一个稳定且适宜祂们生存的环境。
自然,欧摩尔意图阻止对方,但因为双方的生命形态相差太多,等到欧摩尔文明察觉到整个宇宙的恒星正在以一种莫名的速度进行平缓自我坍塌,并且察觉到伽师文明这个技术水平并不逊色于自己的超级文明存在时,祂们已经迟了,已经有不可计数的文明因此毁灭。
有太多文明——伽师未必能发现他们,引力生命的形态非常离散且宏大,和一般物质生命有完全不同的思维逻辑——因太阳熄灭而毁灭,自命为太阳之子的欧摩尔决定保护这些弱小的‘同胞’。
对,对于古老的超级文明来说,所有因太阳而诞生的生命,都是欧摩尔未来的同胞,祂们分割了宇宙,挪移星体物质,制造出了‘大空洞区’,将宇宙分割成了上下两个区域,阻止了伽师们的扩张。
但这治标不治本,引力生物是天生超越时空,可以以光速移动的生命,伽师的超光速技术也非常成熟,所以欧摩尔们制造了‘黑域’。
祂们制造了许多个可以将整个恒星系都包裹起来的‘奇异层’,奇异层有着类似黑洞奇点的特性,可以完全地隔绝内外的信息交互,引力也在其中,几乎可以说是一个装在口袋中的小型宇宙。
奇异层中的河系还有行星系不会被伽师发现,因为祂们无法察觉相关的引力波动,就会觉得这地方什么都没有。
黑域将整个‘上宇宙’包裹,这一切对于伽师们而言就是不存在。
但为了更好的隐藏,每个行星系都会被一层奇异层单独屏蔽,防止其中的文明窥探外部时,被伽师文明察觉到‘对己观测’,进而暴露奇异层的存在。
环世界,就是欧摩尔文明为了让迁移至此地的外星文明可以适宜而建造,祂们保护了许多母星系被毁灭的‘同胞’,环世界的生态只能可以通过检测居住在自己上的种族特性,生成种种适宜他们的食物。
奥族,就是其中之一,他们的太阳早就在七百万年前就已经被伽师坍塌成了黑洞,幸存的几个个体被欧摩尔带回了环世界,希望他们能重新发展出文明。
“但是……‘欧摩尔’失败了。”
观看者生态研究院中遗留下的资料,邵霜月不禁咽了口口水,显然是为这样的结局而感到震撼。
可无论是她还是九溟,双目中闪动的光却满是好奇:“伽师们通过构筑黑洞结构,完成了‘黑洞引擎’,得到了近乎于无限力的能量源,祂们通过解离基本物质达成了大统一场论,可以自由控制基本力——这个文明开始修改宇宙的常数,令小范围内的宇宙空间光速加快,结构结合力的强度就降低了。”
“天尊在上……”
九溟此刻吐出一口气,他并非是义务教育的漏网之鱼,所以还能看懂这些欧摩尔人特意写的非常清晰简单的概念,这位龙王几近于叹息道:“因为光速的加快,所有因为电磁力而组合在一起的物质,它们构成的速度全部都会变慢……物质的密度也会降低,除却伽师们控制的黑洞!”
“而欧摩尔们控制的宇宙将会迅速老化,坍塌,而作为电磁力生命体,他们的生命形态也会因此而剧变,难以生存!”
这就是战争的最后——伽师们通过修改宇宙常数,将欧摩尔们逼出了这个宇宙,欧摩尔们被迫通过‘大裂隙’,一个纵横于宇宙之上的超巨型虚空裂缝离开了故乡,前往其他宇宙迁移。
撕裂乾坤 狂鲨
但伽师本质上也不是一个欲望特别强的种族,在驱赶了与自己敌对,强大且危险的欧摩尔们后,这些引力生命就在最适宜祂们生存的,黑暗,寂静,冰冷且弯折曲翘的宇宙空间中休眠——因为黑洞带来的时空扭曲,祂们的一次休眠很可能就能让一颗星球孕育出生命又毁灭。
就像是在薄暮中闭上双目的人,他们已经什么都不渴求,只是希望‘黑暗’的到来。
所以伽师并没有特意去寻找那些被奇异层包裹的口袋宇宙,令这些昔日被欧摩尔保护起来的环世界还能存在。
可是,失去了欧摩尔的引导,环世界中的诸多种族爆发了种种问题,奥所在的环世界,除却奥族外,基本都已经全灭了,而就连奥族也堕落成了如今这个只会吃和繁衍,除此之外什么都无法思考的种族。
——引导这些遗忘了好奇,探索和遥远彼端的种族,发展出文明,离开环世界,穿过奇异环。
然后,无论是这个种族想要向伽师们挑战,亦或是和欧摩尔们一样前往其他宇宙,都是未来的‘未知’,可以‘探索’的事情。
先驱空间任务的真意,由此对他们开放。
【成为先驱】
亦或是,就仅仅只是【冒险者】亦或是【探索者】。
先驱,冒险者和探索者没有高下之分,邵霜月和九溟是非常合格的冒险者,说起探索者也很达标,所以先驱空间对他们开放了这个有关于先驱资格评定的世界。
“虽然理解这是空间对我们的厚爱,但是无论怎么想感觉也太怪了!”
邵霜月不禁对九溟抱怨:“咱们的实力就连地仙都没到呢,突然和一群能操控宇宙常数,怎么看都是返虚道一境界的超级文明作对?这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啊?”
“有点?霜月姐,这明明是超级过分好吗!”
说是这么说,但无论是九溟还是邵霜月其实都很清楚,这一次任务和力量无关。
倒不如说,就是不需要力量。
伽师是自宇宙诞生就存在的超级文明,祂们天生不朽,除却和欧摩尔的战争外一直都保持‘静谧的等待’,基本不会对外界起反应——因为很多文明存在的时光对他们而言,就像是人类眼前飘过的一丝尘埃,除非日光耀眼反射,又恰好看见,不然根本就无法察觉。
换而言之,这是一个究极自闭症种族。
以力量对抗是没有意义的,一个应该到了返虚道一的超级文明集体,基本可以横着走了,先驱空间的探索者们还是稍稍吧,再等几十年指不定还有可能。
现在,先驱空间需要的,仅仅是一个引导文明向前的心。
但是奥族的状况也太棘手了。
小 書僮
如今的奥族,基本仅仅是为了活着而活着的生命,他们一诞生,就不愁吃喝,环世界中没有任何有害的病菌,所有幼体都能茁壮成长。
但是有相当一部分幼体,已经遗忘了‘活着’的意义,他们无法长大,幼年期就会因为忘记如何吃东西而死去,被环世界生态智能回收。
而剩下的一部分幼体,虽然学会了吃,但是除此之外什么也不剩下。
奥族每天都会啃咬周围的草皮和树叶,亦或是落下的果实为生,这样足够他们健康的活下去,所以就连移动也不需要,如果不是交配需要打斗确定强弱和前后,邵霜月很怀疑奥族会不会退化成蠕虫史莱姆。
所以,要怎样引导?
一个超级文明构筑的完美环世界,一个不需要思考就能活下去的环境,一个已经遗忘了何为狩猎,何为探索,何为文明和求知的种族,一个被囚禁在黑域中的星系。
探索二人组,只感觉到了虚无。
好奇心没有意义。
星空没有意义。
生存没有意义。
可能性没有意义。
文明没有意义。
延续也没有意义。
无论是外界无所事事,只能沉眠等待的伽师,亦或是只是因为基因本能,为了活着而活着,就连进食都不是出自自我意志奥族,都令邵霜月和九溟感觉到了难以言喻的虚无。
所以,反而无从下手,无从‘拯救’。
在任务过程中,邵霜月和九溟尝试了许多方法,譬如说引导奥族幼体尝试思考,但因为第一步,‘思考的必要性’都不存在,所以就难以为续。
智慧本质上是智慧生命不断内卷产生的,可是就环世界这样的环境,给人类八辈子都内卷不了,真的有必要变聪明吗?
食物不需要点火就能很好吃,点火了反而难吃,这样的环世界,真的会有生命会去考虑点燃火焰吗?
而环境也是绝对适宜,根本搞不定,天雷都没有,完全没有野火。
对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难点。
那就是环世界本质上,根本是一个人造世界……这个世界中,除却岩石外,不存在什么过于富集的天然矿石。
一个没有金属的世界,或许也可以发展出文明,但是显然超出了邵霜月和九溟的能力范围之内。
不会真的有人却能期待他们两个搞出什么酒精朋克,鲸油朋克,骨头朋克吧?
“欧摩尔,伽师,我日XXXXX!”
被这个任务折磨的精神衰弱的两位直播探索者除却令观众们哈哈大笑外,毕竟还是有点底子的——先驱空间既然发布了强制任务,就代表祂认为两人无论如何都可以完成,只是看达成的方法。
而果不其然,过了一段时间浑浑噩噩的日子后,九溟在先驱空间论坛上发帖求助,顺便对线的时候,忽然看见了一条有关于原初烛昼四处出没的消息。
当然这个并不是要点,虽然那位名为芙妮雅的冒险者阐述的形象怎么看都很像是苏昼,但苏昼可是青年,不是白发老头。
九溟只是突然想起了,苏昼曾经说过的一段话。
“强者……就是恶者。”
这位龙王缓缓从柔软如床垫的草地中坐起,他闭上了双眼:“破坏,反倒是创造。”
“是啊……如果说,一切的‘美好表象’,反而令人脚步停滞在原地,无法向前探索的话……那么毁灭,反倒是一种赐福!”
九溟咬牙站起,龙人美少年此刻周身被强大的水灵之力笼罩:“只要还是在这过分美好的环境中……奥族就永远不可能向前,永远都是这种连自我意志都没有,比蚂蚁更低劣的野兽!”
“霜月姐……我有个主意了!”
“你是说……”
而邵霜月显然也不蠢,她其实早已想到了类似的点子,只是因为毕竟经历的少,所以有些心软。
也仅仅是心软。
必须在这里提前说一句——邵霜月和九溟都不是什么好人,他们都是最纯粹的‘先驱空间探索者’,是多元宇宙最强探索意志的直系眷属。
他们,都是‘先驱’的种子。
“我要制造一场大洪水……清洗掉这一批已经成年,彻底失去可塑性的‘奥族’。”
漂浮在天空,俯瞰一片平坦的大地,龙王的目光只有纯粹的冷酷:“瞧啊,这些只知晓啃噬的蠕虫,他们甚至有些幼体就连啃噬都遗忘,在不远的未来,奥族很可能就会因为忘记如何进食,失去存在的意义,而彻底灭族吧。”
“既然如此,那不如让我们来……霜月姐,用你的座驾辅助我,我要彻底摧毁这片区域的环世界生态,只留下那些刚刚出生的幼儿,然后以精神卡牌唤醒他们血脉中留存的基因本能,让他们从原初蛮荒时代开始再一次成为‘文明’!”
九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对的。
邵霜月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对的。
现在的奥族,的确是智慧都没有,畜生都不如的肉团,他们根本无法教化,甚至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活着。
不,这样的‘生命’,除却‘生命’,真的还有‘自己’这个概念吗?
但是,就这样选择将他们杀死,清空,对他们的下一代进行全新的教育……是不是太傲慢了点?
元徵宫词 薄·慕颜
这样,是正确吗?
两人不知道,但是他们知道,如果想要让奥族重新取回作为智慧生命存在的意义,重新取回朝着远方星空探索的好奇心和愿望,他们现在,就只能毁灭。
将这片欧摩尔缔造的‘人造伊甸’摧毁,将奥族放逐至原初的地狱中历经磨难!
他们愿意背负起这份罪孽和责任,毁灭旧有的奥族,从头缔造全新的奥族。
他们成功了。
九溟掀起了大洪水,摧毁了奥族原本定居地周边的环世界生态,并且通过研究院中的控制中枢停止了生态AI的自我修复,而邵霜月操控自己的巨型机器人座驾,重塑地形,并释放小型机器人,去威胁那些新生奥族的生存环境,逼迫他们学会思考,如何在复杂地形环境中,‘躲过’机器人的狩猎。
邵霜月甚至驾驶自己的机器人前往环世界周边飘散的陨石带,牵引矿物质陨石砸落地面——除却更进一步加剧生态不稳定外,其中蕴含的各类矿物质足够他们用到工业时代了。
这一过程耗时很漫长,不过先驱空间也帮了忙,在找到线索,开始进行自己的培养计划后,奥族的成长就开始加速。
他们的基因本能开始重新活跃,他们回忆起了远古时期被天敌狩猎,在恶劣环境中求存的本能。
因为死亡的威胁,他们开始渴望活着。
因为生态环境的恶劣,他们开始渴望探索远方更好的环境。
因为现在的一切都无法满足自己欲求,生命开始求索智慧,渴望更好的技术和知识。
没有虚无,就没有存在。
没有宿命,就没有追求可能性。
没有不曾改变的一切,就不会有探索未知的行动。
——生命没有贪婪,行动就没有动力。
当全新的奥族点燃了火把,去探索邵霜月创造出的‘危险洞窟迷宫’,并在迷宫的最深处找到了一柄宇宙合金铸造的长剑时,一切就都宣告结束。
奥族探索队的队长举起长剑,加冕为王,而一个全新的文明意志,一个以探索为主的文明,也因此而重塑。
然后邵霜月和九溟的‘先驱值评定检测’成绩,就拿了一个‘D-’。
“什么玩意啊?!”
看见这个成绩,邵霜月当场炸毛:“我们辛辛苦苦好几年——呃,先驱空间的加速倍率是多久来着?总之花了这么长时间尽心尽力的培养,怎么才D-啊?!”
九溟倒是没有说话,他并没有纠结成绩,而是纠结事实:“啥玩意啊?我们这样乱七八糟都能算成功?霜月姐你看,咱们的空间后缀变成半步先驱者(劣)了啊!”
邵霜月仔细一看,登时炸毛的更厉害了:“哈?这个半步,这个劣是什么意思啊?!这什么三流升级体系?!难不成还有半步巅峰大圆满先驱者(上等)这种东西吗?!”
“这先驱者我不当了好吧!”
生气归生气,两人组还是很有逼数的。
在直播观众嘲笑的声音中,两人坐下来认真探讨了一番后,最终确定了一个事实。
伽师,很可能是黄昏的眷族,而奥族那模样,显然也是遭了黄昏。
虽然可能只是一点微不足道的影响,可能祂们成为这种模样是一种必然的宿命,但是不管怎么说,指引宇宙的味道太浓了,一回想就能察觉不对。
而先驱空间之所以让他们来到这个世界,本质意义上,是希望他们两个能成为先驱,指引奥族脱离黄昏。
祂希望,邵霜月和九溟,能带领一群无知愚昧,没有好奇心也没有欲望的智慧种族,走上祂所期待的道路——让整个奥族,成为和邵霜月和九溟一般无二的存在。
手段不重要,摧毁旧文明缔造新文明也无所谓,‘先驱’无有善恶,祂的爱太过宽广,给予了太多远方,以至于所有停滞不前的存在,在希望自己被爱前都需要遭受一次致命的质疑。
‘汝等有何资格,承受先驱之爱?’
不愿接受,就继续停滞在原地,先驱不会降下考研,但也不会引导。
但如果想要接受,要不就奋起,要不就要接受质疑。
“最久远的奥族文明,曾经在入驻环世界时,对‘遥远彼端的地平线’起誓,他们终有一日会突破囚笼,前往环世界和奇异层的彼端,回到自己的故乡宇宙,对伽师复仇,亦或是和欧摩尔一样前往其他宇宙。”
“这一誓言被先驱铭记,但是三百万年后,奥族却遗忘了,他们族群的记忆被封锁在基因秘钥中,再难开启。”
“我们作为先驱的眷属,这次来到引导宇宙,为的就是让奥族回忆起昔日的本心,履行誓言……而我们本质上是重新塑造了一个全新的种族,还是用很恶劣的强制压迫手段,评分低也就不奇怪了。”
看任务总结到这里,邵霜月不禁叹了口气:“九溟你的拟道之法假如再认真一点探索,应该是能找到奥族的基因秘钥的吧?而我倘若再认真一点,或许也可以扫描出来。”
“在穷究一切未知,探索不知晓之地这方面,咱们还是有点不够格啊。”
怀着这样对自我的怀疑,邵霜月和九溟就这样回到了地球宇宙,准备在老家散散心。
结果谁知道,刚刚回到地球的两人,便得到了中央委员会传讯,以最快速度进入网络空间开会。
“什么任务啊……我们真的很累了,就不能休息一会吗?”
美利坚大帝 历史军事
小声抗议道,九溟脸颊气鼓鼓地膨胀起来,他摸了摸自己肚子,抱怨道:“起码让我吃点东西啊!”
“咦,什么?!等等!”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但是邵霜月却双眼放光:“意思是说,我们可以前往银河系边缘的地球舰队,和昼哥见面?”
“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见到很多未知的宇宙种族,古老尊主眷属?!”
【是的。】道圣如此回答道,语气沉稳:【而且我们猜测,我们的任务带来的世界扭曲弧度,足以引动先驱空间同步发布任务——现在你们应该收到了。】
“哇?!还有先驱空间的任务!”这下就连九溟也被吸引了:“摧毁一艘黄昏舰队的舰船就可以拿探索点?摧毁旗舰可以拿大量开辟权限?!”
時空 穿越
登时,两位半步先驱者(劣)便齐声发出欢快的先驱声音。
“好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