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9x0d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超腦太監 愛下-第1258章 特赦(一更)閲讀-ti9yb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
“老爷,难道我查不出天幽谷?”徐智艺轻声问。
她不解李澄空为何不答应让自己查天幽谷,如果自己亲自查,未必查不出。
叶秋冷露她们看不透他们,钦天监算不到他们,甚至老爷也推衍不出他们的根脚,可自己未必查不出。
只要对南王府有杀意,自己就能循着杀意找出他们来。
可为何老爷不让自己查呢?
“他们太危险。”李澄空摇头。
“难道还能杀得了我?”
“嗯。”
徐智艺越发感兴趣。
袁紫烟也好奇的道:“这天幽谷如此厉害?老爷?”
烛阴司有天幽谷的一些消息。
帝宴1·步步殺機 墨武
诡秘强大,神出鬼没,防不胜防,可谓是世间罕见的刺客宗门,类似于内陆武林的五行宗。
可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烛阴司还知道有天幽谷这个门派,已然是极难得,世间多数人根本不知有天幽谷。
徐智艺与禇素心禇小月她们也极好奇。
李澄空缓缓点头。
“如此厉害的门派,我们竟然得罪了?如何得罪的?”袁紫烟越发不解。
李澄空皱眉。
“难道是因为我们烛阴司强大,他们就嫉妒,就要除掉我们?”袁紫烟哼一声:“然后要除掉小王爷?”
李澄空缓缓摇头:“到底是怎么回事,还要查过之后才能知晓,但天幽谷绝不要去惹。”
吉祥如意-如意篇 左晴雯
袁紫烟一幅跃跃欲试之相,惹来李澄空警告的一瞥。
“好好好,不惹便是。”袁紫烟无奈点点头:“那我要让人开始闹腾啦。”
禇小月好奇无比:“袁姐姐,怎么闹腾?”
别样的江湖
“让烛阴司内部的人开始闹,他们要独立,要离开烛阴司,或者肢解烛阴司。”袁紫烟笑盈盈说道。
禇小月露出担忧神色:“袁姐姐,这是玩火吧?”
“是玩火,但烧着自己也无妨。”袁紫烟笑看向李澄空:“是不是,老爷?”
李澄空看向天空。
——
神秘殿下的專寵
武林中人蠢蠢欲动,正在观望。
可烛阴司先有了动静,数门宗派开始闹着要脱离烛阴司,自成一个联盟。
这个联盟也主张人人平等,但不会有各种任务,没有更上一级,而且也会成立长老团仲裁,与烛阴司一般无二。
唯一的区别就是头顶上再没有了烛阴司,没有了太上皇,可谓是真正的自由。
归根到底就是脱离烛阴司,却仍旧模仿烛阴司的结构,对各宗各派的诱惑极大。
于是纷纷有加入其中者,或者是烛阴司之内的宗门,或者是烛阴司之外、一直反对烛阴司的宗门。
那年夏天的苦涩 潇洒狐妖
短时间内,这个名叫天道盟的组织便发展壮大,一发而不可收拾,甚至压过了烛阴司的声势。
当然,他们毕竟成立尚短,而且规模远不及烛阴司的十之一二。
但所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人心思变,目前来看,这个天道盟的未来可期,甚至有望超过烛阴司。
總裁老公很不善
因为不停的有宗门脱离烛阴司而加入天道盟。
史上最強閑人
随着天道盟的壮大,人们判断李澄空确实是飞升了,确定无疑了。
现在这种情况,即使李澄空没飞升,重新出关也难挽狂澜,烛阴司注定是没落。
無上血脈
人们感慨之际也叹息。
烛阴司虽不好,可怎么说也是功德无量的,至少给了太多弱小者以保护,消弥了武林之中纷争与杀戮,给了很多高手成长的机会。
可惜……
——
南王府别院
夕阳斜挂,余晖残照,把别院染成了红色,瑰丽动人。
独孤漱溟与李澄空坐在小亭里说话,一边喝着茶一边吃着点心。
独孤漱溟难抑喜意,嘴角含笑,眉梢带春,白玉般的脸庞仍残留着红晕。
两人刚歇了云与雨。
袁紫烟与徐智艺知趣的没出现。
他们歇了一会儿,徐智艺与袁紫烟才联袂而来,一脸严肃。
“夫人,老爷。”
两人见过礼。
独孤漱溟道:“这般神情,难道出了什么大事?”
“夫人,就是烛阴司的事儿。”徐智艺摇头。
袁紫烟看向李澄空:“老爷,还要继续下去吗?真的是玩火,现在不太妙。”
一个个宗门脱离,自己却毫不作为,任由他们脱离,实在憋屈之极。
自己这般示弱举动也让很多宗门失望,原本可能没那么想脱离,现在也顺势脱离。
脱离的宗门越来越多,让她憋得快爆炸。
徐智艺紧抿红唇:“老爷,继续这么下去,我怕所有宗门都会脱离,烛阴司不复存在。”
虽然天道盟现在还不如烛阴司一半大,可这趋势不妙,所谓此消彼涨,这么下去,很快烛阴司就要不如天道盟了。
“这般严重了?”独孤漱溟看向李澄空。
李澄空笑笑:“你们觉得,烛阴司会不会消失?”
“会。”袁紫烟与徐智艺异口同声。
“老爷,我不能再闭着嘴啦。”袁紫烟恨恨道:“我不开口,他们就肆无忌惮。”
“你开口了又有何用?”
“他们不敢。”
“真要敢了呢?”
“那我当然要出手!”
“然后闹得离心离德?现在主张惩罚的有多少宗门?”
“一百二十多个宗门都主张严惩那些叛盟者。”袁紫烟露出笑容:“多数人还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这些要求严惩的宗门,有没有脱离的?”李澄空道。
袁紫烟脸上笑容僵住。
李澄空摇摇头。
徐智艺道:“相比于烛阴司,天道盟确实更自由一些,最重要的是上面没有司主。”
“哼,他们也不想想,没有人压着,他们便是一盘散沙,盟规之类便是儿戏!”袁紫烟不屑。
她根本不看好这天道盟,觉得就是过家家,不成气候,可挡不住别人都一窝蜂的涌过去。
自己这个司主平时也不严苛,归根到底,还是不想上头有人压着。
他们也不想想自己的性子,没人压着会干出什么蠢事来!
“你可以发布一道命令,特赦令,这一次离开烛阴司进入天道盟的,可以重归烛阴司,既往不咎。”
“老爷?!”
“此举太过宽容了吧?”
“有你在上面压着,宽容一些又何妨?”
“那他们就有学有样了,谁都能叛离,反正也不会受什么制裁。”
“他们想叛那就叛。”李澄空笑笑:“得让他们明白,烛阴司不是原本的烛阴司,不是求着他们加入,而是他们自己求着加入烛阴司。”
“老爷,这么一来,恐怕我们烛阴司真要烟消云散了。”
“只要有南王府在,就不会烟消云散。”
“现在所有人都相信老爷你飞升啦。”袁紫烟露出笑容:“就是闹得有点儿大,不好收尾。”
想到戏耍天下之人于股掌间,她就觉得刺激兴奋,觉得有趣好玩。
徐智艺看向李澄空:“老爷何时现身?”
“不急。”
“越久越好?”徐智艺蹙眉:“难道老爷你还有飞升之扰?”
这一次现身之后,下一次再消失,没人敢再轻易怀疑他不在,即使不现身也会老老实实。
但为何要如此?
归根到底,还是为了以后准备,难道老爷以后还会飞升不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