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qtgx爱不释手的小說 《踏星》-第兩千四百六十七章 上善若水閲讀-cp7p1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八次源劫就这么没了。
源劫结束,疯院长也算渡过八次源劫,恢弘的星源垂落,正常来说是应该被他吸收进体内,达到星使巅峰,下一步就是突破半祖,然而源劫黑洞都出现了问题,星源垂落也出现了问题,就跟钓鱼一样,时而出现,时而又消失。
不过不管它出不出现,疯院长就在那狂笑,压根没有吸收的意思。
财老喃喃自语,“不知道幸运还是不幸,源劫出事,院长也算活着渡过了,但八次源劫的好处同样没有得到”。
“没得到更好,否则吸收那种星源,再逆流会死人的”,观雨导师道。
“糟了”,界域导师盯向星空,那个半祖呢?
老妪已经进入第十院,既然源劫消失,她要趁机摧毁摘星楼。
陡然间,一种无法言喻的寒意笼罩全身,她抬头望去,看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源劫黑洞出现,笼罩在第十院,乃至笼罩在星空之上。
这一刻,不止疯院长,整个第十院,包括老妪都被算在源劫范围内。
老妪脸色煞白,什么鬼?又是源劫?
下方,财老等人也看到了,眼中充满了迷茫,又是哪来的源劫?
“院长,破半祖了”,界域导师睁大了浑浊的双目,不可思议道。
其他人听到第一个反应就是不信,院长明明刚渡过八次源劫,体内星源气旋都还未达到星使巅峰,即便达到了想要破半祖也没那么容易,那是以星源气旋化作内世界,是另一个层次,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达到渡劫的程度?而且还是两级连跳。
遥远之外,陆隐看到了,惊讶,源劫?谁渡劫了?这范围可相当不小,等等,现在的第五大陆能渡源劫?
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始
他刚想到这就看到源劫黑洞变了,忽大忽小,跟闹着玩一样。
这片星空自天上宗时代发展至今,自源劫诞生至今,就从未出现过这么诡异的状态。
疯院长的源劫将所有人笼罩在内,尤其半祖老妪引得源劫越发夸张,所有人都要陪着疯院长一起渡劫,但却因为星源宇宙的问题,源劫黑洞发挥不出威力,在上方不断变换,看的所有人心惊肉跳,唯有疯院长大笑,然而此次大笑与之前不同,不再重复同样的话。
他笑出了眼泪,笑出了沧桑,也笑出了人生。
凡是听到疯院长大笑之人,皆不可控制的想要落泪,仿佛人的一生在脑中闪过。
萬道獨尊
半祖老妪也不例外,她不明白为什么那么伤感,这一刻,她想通了很多,自己修炼之路上所杀之人都是该死的吗?自己曾经做的事究竟对不对?现在在做什么?她脑中充满了问号。
疯院长仰望星空长笑,没有浩荡的星源,有的,是一道道水柱自虚无的高空垂落,如同给这幽暗的星空下了一场雨。
第十院,众多学生呆呆望着水柱垂落,砸在前方,溅起水花,飘然而飞,形成了无数层面的湖泊,这些湖泊宛如一个个空间,出现一个个画面。
都市读心高手
这些湖泊浇灭了第十院始终燃起的大火,让第十院第一次那么干净。
有学生抬手触碰水柱,看到了一个人的一生,从意气风发到疯若癫狂,那是疯院长的人生。
他的人生形成了奇特的水柱化作层层湖泊浇灌在星空之上。
极品偷心低手
而头顶,那个源劫黑洞在水柱出现的一刻悄然消失。
王者榮耀之逆天召喚系統 萌萌師太
明明是源劫,却就这么没了,来的快,消失的也快。
半祖老妪震撼望着无穷水柱垂落,“这是,异象?”。
远方,陆隐眼睛眯起,“异象?”。
星空不可能是公平的,无论谁都无法追求绝对的公平,人的天赋有高低之分,有些人修炼到突破,不管艰难还是顺利,最终都中规中矩,哪怕突破祖境,也不会出现什么太奇异之事,但有些人哪怕突破一次小小的灾劫,都可能引起天地色变,星空出现异象。
比如陆隐当初突破探索境就出现了异象,突破启蒙境,突破星使都出现了异象,而此次,疯院长的突破,也出现了异象。
无法形容此次疯院长渡劫究竟是对是错,源劫出现,却又莫名消失,唯一剩下的,只有疯院长成功突破,他既没有承受突破源劫带来的灾难,也没有享受突破成功后的好处,但他就是突破了,在狂笑中突破,最终带来了异象。
“上善–若水”,摘星导师喃喃道出四个字。
其他人不解。
摘星导师震撼道,“唯有大彻大悟之人才能达到上善若水的境界,院长疯癫了那么多年,皆因通过摘星楼看到了曾经种种过往,无法放下,导致精神错乱,然而这何尝不是一种磨练,如今院长大彻大悟,以上善若水之境突破半祖,看透世间”。
“你怎么知道?”,财老不解。
没人回答他,所有人都望着疯院长,他已经不笑了,就这么站在无穷水柱中央,淹没在了记忆的海洋中。
三界交易所
第十院内,半祖老妪收敛气息,朝着一个方向而去,她知道此地的动静必然引起废弃之地关注,此刻已经不想摧毁摘星楼了,她要离开,而且星空的疯院长让她有种莫名的寒意,好像这个人能带给她威胁一般,明明刚刚渡劫成功,不,根本没有渡劫就成功了,还诞生异象,这么诡异的修炼者她还是第一次见,早走为妙。
“远来是客,阁下何必匆忙离去”,温润的声音响彻星空,在所有人耳畔出现。
半祖老妪停了下来,回头,星空,一双清明的双目看着她,很平静,平静的宛如一片死海。
财老等人齐齐看向老妪的方向。
望族女——冤家郎 閑逸
半祖老妪眼中闪过狠厉,“刚刚破半祖就想拦住老身,老身劝你好自为之,否则让你好运过了源劫,却过不了今天”,说着就要离去。
疯院长依然那么平静,抬起左手,屈指轻弹,指尖跨越距离,触碰到了一道水柱,自水柱内 射出一滴水,转眼出现在老妪身后。
貓妖也瘋狂 林溪涴
老妪大怒,“你找死”,说着,道道圆环出现压向疯院长,不止疯院长,她在一瞬间施展了内世界,想要将整个第十院摧毁,而她本人毫不犹豫朝着远方而去,这里的人可以不在乎,但她不能不在乎天上宗,不能不在乎陆小玄。
她没有发现,那滴水毫无阻碍穿过圆环内世界,落入老妪后背。

水流声响起,那么清晰,很动听,老妪自己都觉得好听,然后,她目光变得迷茫,动作停下,身体却在刚刚冲出去的惯性下依然朝着远方而去,不断离去,无人阻拦。
“院长”,沙海导师忍不住喊了一声。
疯院长收回目光,而老妪施展的圆环内世界突兀消失,好似从未出现过,“诸位,这些年,辛苦了”。
财老等人大喜,“院长,您苏醒了?”。
“院长苏醒了?”。
“院长苏醒了”。

第十院,导师与学生皆欢呼。
观雨导师等人并未放心,这些年院长偶尔也会苏醒,谁知道马上会不会又疯了,而且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霸气冲天 程咬银
疯院长缓缓降落。
观雨导师等人下意识将他围住,盯着他。
疯院长淡笑,环顾四周,“先安抚学生,我的事,等会再谈”,说到这里,他转头看向星空,“终于来了”。
陆隐到了,来到第十院星空之外,手中,还提着刚刚那个半祖老妪。
缓缓降落,陆隐看着疯院长,“院长?”。
疯院长笑了,“小家伙,想好了?可愿留名无疆?”。
陆隐大喜,“院长您真恢复了?”。
疯院长笑了笑,目光落在陆隐手中那个老妪身上,“提她作甚?躯壳而已”。
陆隐松开手,老妪砸在地上,眼中尽是迷茫,就像一个从未接触过世界的婴儿,嘴角还流淌着口水,无法控制自己身体。
看到这一幕,财老等人恶寒,看陆隐目光就像看变态。
陆隐耸肩,“别看我,是院长做的,我只是把她带来”。
其他人看向疯院长。
疯院长道,“咎由自取,她有机会离开,却不想离开,那便如此吧”。
陆隐惊叹,“院长机缘巧合跨入半祖境,挥手解决一个半祖,这份能力让晚辈惊叹,晚辈在此恭喜院长重获新生”。
我的恶魔女友
“我等也恭喜院长重获新生”,观雨导师他们真心道。
疯院长呼出口气,对着众人深深行礼,“少尘,多谢各位长久以来的陪伴,更多谢各位曾相助无疆”。
半祖老妪已经彻底废了,陆隐留给第十院处置,他急着过来也是想保住第十院的摘星楼,还好院长临时爆发,否则就没有对付白仙儿的手段了。
四方天平不能小看,他们终究还是查出了陆隐对付白仙儿的方式。
不过现在陆隐已经不在乎了,从禅老和疯院长身上,他看到了第五大陆崛起的希望。
人类每个时代都出人杰,天上宗时代有三界六道,道源宗时代有九山八海,而其余时代肯定也有类似枯祖这种名声不显,却足以无敌星空的强者,如今这个时代更是百花齐放,痕心那些天上宗时代的天门门主,现今的疯院长,禅老,加上身为后辈的陆隐等人,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十决都可以成长,这就是第五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