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qfsp熱門都市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ptt-179 把我的玉墜還給我熱推-zcqw9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庆扶起韩云熙,“公子还是不要行这么大礼了,只要公子不再纠缠我们家小姐,一切都好说。”
恶棍法则 孓无我
韩云熙刚想说不是她想的那样,耿逸怀骑着马,马不停蹄的赶回了耿王府。
为何耿逸怀会这么急匆匆的赶回来,是因为小厮去通报了他,说韩云熙上门来拜访,还拐走了乔墨儿。
丫头本少爷不是流氓 蓉雪
耿逸怀本是在训练营和下属弹带兵打战的事情,听见小厮说乔墨儿被韩云熙掳走了,立刻丢下手中的事务,快马加鞭的回到了耿王府。
“韩云熙,你休得在我耿王府门口无礼。”
耿逸怀拿着剑冲向了韩云熙,“你究竟想要来我府上干什么?”
韩云熙伸手用玉箫挡住了耿逸怀刺来的剑,后又绕到耿逸怀的身后,将自己的玉箫抵住耿逸怀的脖颈。“耿世子,若你再这般无礼待我,我绝对不会客气的。”
耿逸怀三年未见韩云熙,不知是他功力见长,还是当初他心慈手软,今日这般敌对,他竟一招就将自己架于他的玉箫下。
耿逸怀放下剑,不想同他闹的那么难看,尤其还是在乔墨儿面前。
乔墨儿看有人这么欺负她的哥哥,拾起地上的剑指向韩云熙。
“你把我哥哥放了,不然我捅你啊。”
韩云熙放下玉箫,不想同她一般见识。
“耿世子多有得罪,不知是否能和我聊一聊,以化解我们之间的恩怨。”
韩云熙问耿逸怀。
“我和你无话可说,韩庄主还是请回吧!”
跟班别闹 喵喵妹纸
耿逸怀依然不愿意同韩云熙多废话,“那好吧,耿世子,今日既然这么不愿意待见韩某,那等改日您心情好了,韩某再来叨扰您。”
韩云熙招招手,让无拴把备来的礼承上来给耿逸怀,可耿逸怀看都不看一眼,倒是乔墨儿很喜欢这些宝贝儿,见耿逸怀不要,自己跑过去把这些宝贝接了过来。
後宮如懿傳(全)
“世子哥哥,墨儿好喜欢这些宝贝啊。”
耿逸怀看着乔墨儿这种可怜巴巴的眼神,点头默许她收下了宝贝。
“既然耿世子的妹妹喜欢,那韩某不算是空手而归了,希望有机会还能同耿世子聊一下,关于茶叶的合作,毕竟秘境山庄今年出了不少好茶。”
“我对生意不感兴趣。”耿逸怀轻描淡写的回答韩云熙,转而又笑脸对着乔墨儿说:“墨儿,收别人礼物要对别人说谢谢!”
“知道啦,世子哥哥。”
乔墨儿听耿逸怀的话,抱着这些宝贝儿,给韩云熙施感谢礼。
“谢谢……”乔墨儿都不知道他是谁,“世子哥哥,他是谁啊?”
“小姐,再下秘境山庄庄主,韩云熙。”
“我叫墨儿,谢谢韩公子的宝贝儿了。”
乔墨儿拿着这些宝贝,炫耀给小庆看,边说还一边拽着小庆往府里走,生怕这个韩云熙言而无信,待会儿要走了这些宝贝。
“这宝贝儿可真好看!”
耿逸怀看着乔墨儿笑着进了府内,便放下心快步上了马,对韩云熙说道;“我还有些事情,就先走了,还请韩庄主以后不要再来耿王府了,我对做生意这种事情不感兴趣。”
“没关系,多久我都等着耿世子你回话。”
韩云熙看着走远的耿逸怀,让无拴帮他打听打听,乔墨儿喜欢什么;从耿逸怀的眼中,看的出他很紧张乔墨儿,若是想要耿逸怀安心的坐下来陪他聊聊,那只能先从乔墨儿下手。
“好的,庄主。”
对于调查乔墨儿的事情,无拴其实还是挺感兴趣的,本来想私底下查一查她;但是现在韩云熙开口让他查,那他何不光明正大的查清楚这耿府的小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超級傳奇世界
乔墨儿拿着宝贝玩意儿回到了自己的房内,小豆芽不知从哪又冒出来了,“诶,这玩意儿可真好看。”
“你别动,这是我刚刚弄来的宝贝。”
乔墨儿不让他动桌子上的宝贝。
“姑姑你再给我看一看嘛。”
小豆芽恳求着乔墨儿。
乔墨儿仍是不给,小豆芽便跟他一起抢的起来,兴许是她力气大了一些,不小心把小豆芽弄摔倒在了地上。
小豆芽顺势在她身上拽下来一枚玉坠,这玉坠看上去可不像是乔墨儿的东西。
“姑姑,你弄疼我了,不过这个玉坠我就当是你送我的礼物,勉为其难的收下啦。”
小豆芽自己从地上爬起来,摇摇手上的玉坠,向乔墨儿宣示这个玉坠已经属于他的了,不允许乔墨儿要回去。
乔墨儿看着满桌子的宝贝,哪还在乎那一个小小的玉坠,更何况那玉坠也不是她的,所以爱拿走就拿走呗。
而另一边的韩云熙坐上马车,摸了一下自己的腰间,玉坠不见了,赶忙下了马车去耿王府门口寻找,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个玉坠。
原来,小豆芽拿走的玉坠正是韩云熙的玉坠,当时乔墨儿差点摔倒的时候,韩云熙拉她入怀的时候缠在了她身上,二人都未注意,才让小豆芽捡了一个大便宜。
飘渺之旅(正式版)
“庄主,回去吧,玉坠找不到,让我来找,您身体不好,可别累坏了身体。”
无拴恳求韩云熙别再找了,可是韩云熙还是不听,他必须得找到那个玉坠,否则他就睡不好,也吃不香。
无拴也知道那个玉坠对韩云熙的意义,虽然韩云熙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玉坠会存在,但是无拴可是亲眼看见,韩云熙之前在秘境山庄把那个玉坠弄丢后,三天三夜翻遍了整个寝殿,最后在井里找到了这个玉坠。
当时他找到那个玉坠的时候,整个人沉浸在了井里,要不是央儿姑娘去殿上叙旧,怕是韩云熙早已追随夫人的步伐,驾鹤西去了吧。
韩云熙发了疯似的去找玉坠,最后他决定再次闯一闯耿王府,想问问乔墨儿有没有看见他的玉坠。
屋内的乔墨儿正开心的看着她的宝贝儿,谁知道屋外传来了脚步声,紧接着就是韩云熙冲了进来。
“把我的玉坠还给我。”
乔墨儿手上拿着一个玉镯,刚看的津津有味,被韩云熙突如其来的闯进来,吓的丢掉了手上的玉镯。
“啊……”
乔墨儿要尖叫,韩云熙双脚将门踢上,再上前反手捂住她的嘴巴,“我只要一个玉坠,其他的,我什么都不要。”
乔墨儿瞪大眼睛,抓住韩云熙的手,摇摇头本想说没看见,却被他无视;他用眼神扫着房间里的各个角落,硬是没有发现玉坠。
“把我的玉坠还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