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 萬族之劫-第912章 混亂的場面(求訂閱)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万族之劫
先解决散修,再对付禁地之主。
计划,正式开始。
散修们无从选择,只能选择交手,夺取或者被夺取名额,出去的名额。
出去的迟,只有死路一条!
很快,一部分散修进入永生山,对强者而言,时间不是问题。
……
而此刻,苏宇却是隐约觉得被人盯上了。
……
同一时间。
送福利,去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888红包!
随着散修入场,一处禁地中,盘坐山巅的老人,脑海中再次浮现出虚影的声音:“应该就是苏宇!他进来了,突破了……若是如此……麻烦大了!”
老人对万界的苏宇不了解,只是凝重。。
而虚影则是迅速分析道:“苏宇和死灵之主勾结上了,那他一定会找文王和武王!而他,也一定会救援文钰!”
老人传音:“所以这次他是为了救援文钰而来?”
“不不不……以苏宇的性格,会谋而后动,不动则已,一动……必然会超乎想象的快!我们回溯一下最近的事情……法和文王战斗,而死灵之主开始对付光明圣虎……之后,死灵之主和空大战,文王和法的战斗,没几个人在意……”
“没多久,拳圣三人陨落,黑月消失!”
“人门来援的强者,全部死亡或者消失……”
虚影不断回溯着这些时日发生的事,继续道:“而在那之前,苏宇并未出现,直到死灵之主和空打出了真火,苏宇这才出现,忽然杀入龙域,杀了几头巨龙,吸引大家注意……那我问你,在他到来的时候,法和文王还在战斗吗?”
老人迅速回想,不记得了!
真的不记得了!
因为当时空和死灵之主战斗的动静太大,大家都去关注对方了,而没有关注文王他们这边,因为文王他们和法战斗太多次了,大家懒得去看。
“你看永生山的那些修者……”
虚影提醒了一句,老人迅速朝永生山看去,没看出什么,六脉脉主都在,至于六脉之下,老人不会太在意的。
有什么问题吗?
老人仔细看了一会,没发现什么问题。
虚影再次道:“注意看,看他们看法的眼神……”
老人仔细观察,他没去观察法,因为法是强者。
而六脉脉主,倒是不算什么。
他仔细观察了一阵,隐约好像看到了什么,很快道:“有些……惧怕?”
是的,惧怕!
奇怪吗?
不奇怪!
脉主惧怕法,也正常。
“不不不……问题在于,六大脉主和法相处了无数岁月,一般情况下,相处这么久,只有敬畏、崇拜、渴望……惧怕也许会有,但是法也并非反复无常之辈,不曾听闻胡乱杀戮麾下强者……既然如此,麾下强者,为何会惧怕呢?”
此时此刻,惧怕,其实是一种不太正常的情绪。
虚影唏嘘一声:“不对劲……小心一点了,这法……还真是法吗?文钰,到底有没有脱困?苏宇在那个时间段,到底在哪?”
老人心中震动:“你的意思是……法……可能出事了,眼前这人,是文钰?”
不可能吧?
甚至有些不可思议!
“我不敢确定,但是,如果法的对手是万界的苏宇……那就有可能!”
虚影迅速道:“万界的苏宇,擅长的便是这些,擅长以小博大,擅长谋而后动……他贸然来参加禁地之会,是很危险的,如果此人就是,那他此刻应该知道,他和死灵之主来这,是极其危险的!”
这么危险,还是来了!
那代表什么?
代表,他还是有所准备的。
什么样的准备?
法,是文钰!
而文王和武王,应该都还活着,可能就在外围接应。
如此一来,少了法这样的强敌,加上大家不知道,一旦出事……别看苏宇这边人少,很可能会出大麻烦!
虚影不在乎天门中的强者死活,但是,天门强者死多了,那就麻烦大了。
万界的实力,会迅速提升上去!
老人传音道:“你和天门不是有一些联系吗?和法之前也有一些沟通,能想办法确认法的身份吗?”
当年文钰被诱入法的领地,和天门有关,也和人门有关。
而虚影,其实就是幕后黑手之一。
当年各方难得达成了一致,决定要对付万界强者,消灭万界强者,尤其是你几个名气极大的家伙,为后来谋划。
虚影,也是参与者之一。
虚影考虑了一下,“我和法,只有过一次隔空对话,和天门那位,也是如此!不过想确定法的身份……也不算难!哪怕文钰和法共掌天地,但是她不是法,不可能所有事都知道。”
虚影传音了几句。
……
而此刻,散修们虽然不太乐意,但是,还是开始了他们的所谓切磋……实际上相当凶残,散修们出手很警惕,抓不住机会,并不会贸然出动,可一旦看到了机会,下手极其凶狠!
而此刻,禁地之主们,只是将这当成了一场大戏,当成了开胃菜,大家各自看着,有些还在闲聊,等看到有趣的战斗,才会抽出目光去看几眼,心情好了还会点评几句。
这就是门后的世界,残酷无情。
而此刻,文钰也在看着。
多死点!
死的越多越好!
门内皆是敌人!
就在她看着比武的时候,忽然,外围禁地中,一位禁地之主,轻声笑道:“法,这些年你不会一点没压制住文钰吧?”
文钰笑了笑:“还行!”
老人笑道:“那就好,我现在有些好奇,文钰的时光册中,还有多少阳间之力?”
“很多,怎么,你感兴趣?”
文钰笑了起来:“急什么!我这次既然召集大家来永生山,若是不得已,我自然会让大家出手解决这个麻烦!”
老人微微点头,又笑道:“法,这次成功了,你还是最大的受益者!当年文钰进入天门,还是我第一个遭遇她,结果你这家伙,倒是抢的快,等我想出手的时候……她已经一头扎入你的禁地了!”
文钰想了想,是吗?
当年自己误闯天门,第一个遇到的是这家伙?
好像是!
隐约看到过,但是没太在意。
文钰笑了笑:“运气!”
“那可不是运气!”
老人感慨一声:“还是看实力的!我倒是想夺走,你倒好,万法域一出,连我也有些难以攻破……”
文钰笑了笑没说什么,这个她不清楚。
她闯入瞬间,就被法给困住了,之后的事,她哪里能知道。
法和对方发生了争执吗?
谁知道呢!
除了法和这老人,大概也没人知晓吧。
文钰笑而不语,倒也没觉得有什么。
而老人,也一脸平静,心中却是震动,不是法!
果然,这不是法……既然不是法,那是……文钰!
老人眼神有些变幻,其他人没太在意他们的对话,闲着也是闲着,聊聊也正常,难得有机会聚聚。
远处,神祖笑道:“咒,当年还有这事,你怎么没提过?”
“小事罢了!”
咒!
此刻,苏宇其实也在观察四周,听到神祖对对方的称呼,苏宇才知晓,这是哪一处禁地,之前倒是猜到了,现在确定了。
枉死城的禁地之主咒。
也是一位顶级,但是又低调的存在。
实力好像相当强大,据说,可能达到了33道甚至34道,具体是不是,这些禁地之主多年不出手,苏宇也不清楚。
这位,也在中间一层,处于四大顶级强者的身后,不比仙祖这些人弱。
但是枉死城很低调,除非闯入他们的地盘,否则,很少会有人露面。
苏宇倒是没想什么,也没说什么。
此刻,他还在观察……
可就在这时候,有人忽然道:“扯淡,咒,你当年先遇到了文钰?”
苏宇一愣,朝那边看去,一位死宅到地盘都懒得挪动的家伙,此刻居然主动说话了。
下一刻,在咒有些古怪的眼神下,天穹山上,穹冷笑一声:“昔年,明明老子第一个看到的人,只是懒得理会罢了,怎么轮到你了?”
咒顿时笑道:“那可能是穹主第一个看到的。”
争这个干嘛?
他不和对方争这个,没意义!
穹冷笑一声:“这还差不多!”
什么你第一个看到的?
明明老子第一个看到那女人从天门中掉下来的……当然,他不是没管,只是那时候天门复苏了一些,是天门牵引的,他跑去看天门了,可没看到这咒。
……
咒也不说什么。
苏宇却是有些意外,陷入了沉思中,穹第一个看到的,但是被法困住了文钰,咒可能在穹之后看到了文钰……
这些人,此刻争这个,其实感觉很无聊。
其他禁地之主都觉得很无聊。
当然,天穹山主说他第一个碰到的,大家也都不说什么。
而苏宇,思考了一番,陷入了思考,之前他没在意,等到穹提及这个,他忽然在想,这咒……没事提这个闲话干嘛?
单纯的闲谈吗?
穹要是不开口,苏宇还真没太过在意这些,可这时候,忍不住朝咒看了一眼。
而咒,也看了看苏宇,一脸淡然,很快不再看苏宇。
苏宇没再说话,而是意志进入自己的天门中,此刻,封锁着两道身影,黑月的虚影正在被灼烧。
不断惨叫!
苏宇懒得搭理,而是看向另外一位被封印,到现在也没说什么的法。
感受到苏宇意志力进入,法睁开眼,他被苏宇他们击溃了大道之力,击溃了大量本源,此刻,只剩下一些本源残存,但是依旧活着。
到了他这个地步,不会轻易想要死亡,能活下去,就有翻盘的机会!
感受到苏宇进入,他睁眼看着,也不说话。
苏宇笑了笑:“你的天地,已经被文钰掌握了,禁地之会,今日开启了!日月曾说,禁地之主中有人会帮你……也就是说,是天门中人,那目前到来的13位禁地之主,谁是天门的门徒?天门这边,据我所知,有八部部长,几位门徒……你算是其中之一,另外的几位门徒呢?”
“不清楚,多年不曾回归了!”
法淡淡应着。
苏宇点点头,又道:“和你联系的黑月上级,你真不知道是谁?”
“不清楚,合作而已,谁会在意对方是谁?”
法平静道:“只是合作,何况,当年我也只是听从始祖的召唤,具体合作,并非我去谈的,如何知晓?”
引诱文钰进来,并非天门一家做的,而是和人门联手做的。
“那文钰进来,就被你抓了?”
“算是吧!”
法淡淡应了一句。
苏宇挑眉:“刚进来,就被你抓了?没人来争夺?那为何穹说,是他让给你的?”
“穹?”
法笑了笑:“也算是吧!文钰进入的时候,其实他和我距离文钰距离差不多,但是当时始祖复苏……他以为天门开了,第一时间跑去始祖那边了。”
原来如此!
而对法而言,这也不算什么秘密,倒是苏宇问起这个,才有些奇怪。
小事罢了!
穹居然还提及了这个?
穹,真够无聊的!
苏宇笑道:“穹说,他是特意让给你的,所以我来验证一下。“
“特意?”
法都笑了:“只是他自己误判罢了,穹这人虽强,但是有个缺陷,太要面子,不可违逆他,他爱怎么说那便怎么说吧!”
“也是!”
苏宇点点头,意志便要消失,而法,看着他即将离去,微微扬眉道:“我还有活命的机会吗?”
“不好说!”
苏宇丢下了一句,很快消失。
而法,也没再说什么,看了一眼不远处被灼烧的黑月,黑月早已是有气无力,法见状也闭目不言,一些小事,他不介意说说,免得和黑月一样,遭受这非人的折磨。
……
此刻,苏宇意志恢复清醒。
心中却是微微悸动。
咒,好像并未参与那些,那为何要这么说,说他先遇到了文钰?
“试探?”
苏宇心中微微一震,试探……为何要试探?
正常人,这时候很少会去想法是假的吧?
一位禁地之主,说消失就消失了,谁信啊?
文钰伪装法,其实还是很像的!
何况,天地是一样的,文钰之前和法都算是一体的存在,所以伪装也不存在什么大问题的。
“古怪!”
一个个念头浮现,这个咒,不会知道了法是假的吧?
那他从何来的判断?
直觉?
还是发现了什么?
而此刻,那种窥视感再次浮现,苏宇的劫难大道,也微微颤动了一下,苏宇闭目不语,有人盯着我,一直盯着我,甚至给我制造了一些危机感!
是天门的人,还是人门的人?
咒在怀疑,自己被人窥探……
这一刻,危机感不由升起。
不至于吧?
老子计划这才刚开始,就暴露了?
真要惹人怀疑,那最大的原因可能在于一点……自己的身份暴露了,从而引起了连锁反应,被人怀疑了。
“我的身份……天门中几乎没人知道我的存在!”
“人门……人门有吗?”
人门可能有!
如果周稷是人门的人,那周稷背后可能还有人,或者说,周稷本身就是谁的意志降临,那他背后是存在一位强者的,而对方若是在这也有棋子……那可能通过人门为中转,了解到了一些自己的消息。
“可能吗?”
“难道这咒,就是人门的棋子?33或者34道之力,倒是极强的存在!”
一个个念头,在苏宇脑海中浮现。
……
与此同时,咒也在传音虚影:“法是假的!可能真的是文钰伪装的!”
现在拆穿文钰他们吗?
假的吗?
此刻,虚影也在迅速判断着。
咒就算拆穿了,第一,大家未必信。
第二,信了,也未必能迅速下定决心对付他们。
可不管如何,不能放任不管。
下一刻,虚影有了决定,迅速传音道:“必须要拆穿他们的身份!虽然天门强者和他们两败俱伤最好……可是,苏宇既然在,也许会借机得利,反而强大了万界实力!”
一个个念头浮现,虚影再次道:“他们既然布下了这个局,我看目标恐怕不低,甚至有心夺取整个天门的领导权!”
他迅速说着,咒也不断思考起来。
……
而这时候的苏宇,也不断思考着什么。
暴露了吗?
不知道!
可是,若是暴露了,那就很麻烦了。
一个个念头浮现,下一刻,苏宇陡然一声厉喝:“法!”
远处,文钰朝他看来,怎么了?
死灵之主也是意外,你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而咒,也迅速朝苏宇看来。
他正要开始想办法揭穿苏宇的身份!
就在此刻,苏宇眼神陡然变幻一下,冷冷道:“你真是法吗?”
四周众人一惊!
文钰也是一惊,冷冷道:“什么意思?”
苏宇皱眉:“你真的是法?”
文钰冷冷道:“你想说什么?本座难道还是假的不成?”
文钰心中却是暗骂,你做什么?
当然,她也怀疑,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否则,苏宇好端端地质疑她做什么?
大家都没质疑,你倒是第一个质疑了……不是出了问题,就是苏宇有毛病!
苏宇冷冷道:“大家都知道,此次我来,就是为了文钰而来,为了时光册而来!按照传言,按照你自己的说法,你没吞噬文钰,也没夺取时光册……”
“是又如何?”
苏宇咬牙道:“那你告诉我,为何你的天地气息不对……”
苏宇冷冷道:“其他人没感觉,你能瞒住我?你的天地……不太对劲!我们修炼的道,开的天,都是阴间天地,阴间大道……你的天地,此刻阳气浓郁无比……我也是开天者,你以为你能瞒住我?要不,文钰被你吞了……要不……你就不是法,你是文钰!”
轰!
四周,一群人震撼!
禁地之主们也惊呆了,他是文钰?
怎么可能!
文钰自己也惊呆了,卧槽,你干嘛?
而咒,此刻忽然闭嘴,他忽然觉得,自己此刻……此刻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了,一时间也懵了,虚影说苏宇是万界的苏宇,和文钰是一伙的。
可在此刻,没人怀疑文钰的身份,而苏宇……自己揭穿了?
有病吗?
一时间,咒都有些古怪:“他真的是万界苏宇?”
你逗我吧?
我怎么不太相信!
“除了他,谁还能随意开天……十有八九就是他……”
正说着,远处,有一股天地之力波动,不少禁地之主急忙朝那边看去,天穹山主却是不太在意那边,见大家朝那边看,笑道:“没什么好看的,万界一个开天者在这边游荡,游荡好几次了,和天门在纠缠呢……”
众人一惊,倒是有人知晓一二,远处,那一直没怎么说话的石,淡淡道:“本座前两日去观看了一次,据说也叫苏宇,是万界的强者……开天者,开的天地倒是不弱,万界倒是出了几位开天者了!”
那边,空也冷漠道:“本座也观察过,走那武皇的天门渗透而来……之前听闻万界也有个苏宇……便是此人吧?”
说着,空也不是太在意那边,“天门在,他进不来!倒是这边……”
他看向苏宇,冷冷道:“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
……
此刻,咒却是懵了。
急忙传音:“什么意思?”
万界的苏宇在那边?
而这里的苏宇……什么鬼?
虚影判断出错了!
虚影也愣了一下,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迅速道:“文王开天了,人皇也开天了……但是人皇的天门一直在这,我感受到了,他甚至还在偷窥……剩下的便是苏宇……”
两个苏宇?
开天者不可能到处都是!
那既然那边出现一个开天者,而且还不是第一天了,不是现在才出现,天穹他们都知道,代表他们都去探查过,几位顶级存在,不可能判断不出是不是天地之力的。
虚影一下子也惊呆了,那我判断失误?
此地的苏宇,真的是死灵之主的孙子?
咒也是暗骂一声,搞什么鬼?
现在这局势,弄的他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虽然这里的苏宇是不是万界的苏宇,其实都是敌人,但是,是万界的,那代表和文王他们一伙的,不是……那此刻苏宇质疑,代表他们不是一伙的!
是不是一伙的,关系还是很大的。
而此刻,苏宇也是迅速明悟,之前文王就说过,人皇可能让书灵进入,那负责这事的,大概率是蓝天,蓝天在冒充自己?
他倒是没收到消息,看来,在这附近的天穹山主他们倒是都知道,可能封锁了消息。
也就是说,现在有两个苏宇!
苏宇迅速判断了一阵,有些好奇地朝深处看了一眼,笑道:“苏宇这名字,这么吃香吗?不过叫这个名字的,都是天才,对方也开天了?那倒是有趣!”
说着,他也没再说这个,而是看向文钰,幽幽笑道:“文钰,是你吧?”
文钰冷冷道:“你想找麻烦,拆分我们??”
文钰气息扩散:“本来不想这么快进入下一个阶段,可你是在找死吗?你和死灵之主都是阳间之人,都该杀!你是不是知道必死无疑,此刻,想离间我们?”
苏宇冷笑:“别来这套!你就是文钰……要不,就是你已经吞噬了文钰,你在欺骗大家!你绝对有问题!法也好,文钰也好……我确定你有问题!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底细,你要是法……那代表,你有什么目的,故意伪装,不告诉大家你已经吞噬了文钰!”
苏宇迅速道:“难道说……天门,你们的那位始祖要动手了?”
苏宇有些警惕,看向四周,看向那些禁地之主,冷笑一声:“也许,咱们当中,有些人,就是天门的门徒呢!你们人道圣地,这是要干什么?”
“或者……你文钰要做什么?”
苏宇有些抓狂,咬牙切齿:“我要的只是时光册!现在,我却是感受不到那种万道波动的力量,你以为我真的不懂?我盯着你们不是一两天了,法也好,文钰也好,你告诉我,时光册是不是没了?”
下一刻,苏宇陡然朝永生山冲击而去!
四周,那些禁地之主微微一动,都没出手,也没吭声。
哪怕咒,此刻也只是看着。
轰!
一声巨响,下一刻,苏宇迅速飞走,手中却是抓着一人,一把钻入四大禁地后方,很快,一把捏住手中的一位一等境,砰地一声,捏的对方肉身爆裂,苏宇冷冷道:“告诉我,永生山最近有没有什么天地波动?”
那被抓住的一等境,一脸惊恐,急忙朝文钰看去,而文钰有些愤怒,刚要开口,空的声音传出:“听他说说,法,一个16道罢了,着急什么?”
一听这话,那16道强者顿时惊恐无比,又被苏宇捏的肉身破碎,急忙道:“大人……大人饶命!我不知道什么……不,我……我只知道,法主之前联系一些强者,击溃了文钰和武王……之后封印了他们,其他的,我不知道了。真的不知道……不,我还知道,拳圣几位大人投靠了人门,但是法主忽然翻脸,击杀了他们……”
轰!
一道道气息爆发,一位位禁地之主脸色微变!
文钰和武王都被击溃封印了?
那法,到底是吞噬了文钰,还是其他?
他又为何翻脸杀了人门中人?
这一刻,其他人都是一脸震动,到底什么鬼?
而就在这一刻,永生山迅速封闭,文钰的声音传出,带着愤怒:“这苏宇,不是好人!他说什么你们都信?那个叛徒,是苏宇的人,安插在我永生山,故意针对我的!诸位,你们要做什么?”
到了这一步,局势一下子显得有些扑朔迷离起来!
一位位强者,眼神变幻不定。
此刻,天穹山主也淡淡道:“你到底是法还是文钰?若是法……是不是那老家伙想做什么,把咱们一网打尽?”
“若是文钰,杀了法不跑就算了,还在这等着咱们……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这一刻,文钰的身份,倒是成了大家关心的关键点!
至于苏宇,这位拆穿她的人,大家都没在意,因为苏宇很愤怒,他的目标就是时光册,此刻发现时光册没了,不拆穿才怪了!
而苏宇,的确很愤怒,怒不可遏,一掌将那位强者捏的粉碎,大道被天地吞噬,他带着阴冷和愤怒之意:“我不管你是谁!无论是文钰也好,还是法也好,将我要的东西交出来!否则……今日必定踏破你永生山!”
“……”
永生山内,文钰都快急秃了头了!
这不在计划中!
但是她知道,一定是有了变故苏宇才这么做的,可是……可是你让我怎么接啊?
而苏宇,这时候环顾四周,阴冷道:“他要是法,四周必然有天门的人!是谁,我想他自己有数!他要是文钰……敢在这留着不走,四周一定有和万界合作的人!而和万界合作……”
他看向穹,冷冷道:“我没说穹主,但是,如果不是穹主,还能和万界合作的……那必是人门中人!”
苏宇冷喝道:“狗屁的天门时代,早就成了筛子!在场的禁地之主中,必然有对方的盟友!”
此刻,咒微微皱眉,淡淡道:“苏宇,那为何不能是你们和文钰勾结呢?”
苏宇陡然冷笑一声:“白痴!”
连天穹之主都忍不住骂道:“的确白痴,他要是和文钰勾结,还需要拆穿文钰?”
“……”
咒心中微动,虚影也是微微一动,急忙传音咒:“他……故意跳反?”
不太确定!
难道说,苏宇提前感觉到了什么,与其被外人拆穿,不如他自己拆穿,如此一来,看现在情况就知道了,就算此人是文钰,谁会相信,苏宇会是她一伙的?
苏宇要是一伙的,大家都没想到,他为何要拆穿对方?
闲得慌?
还是想害死文钰?
虚影这时候很头疼,因为又冒出了一个苏宇,让他一时间无法清晰地判断出情况了。
……
更远处。
死灵之主其实都有些懵。
现在什么情况,他也有些摸不清头脑了。
文钰装的好好的,你怎么就给拆穿了?
而苏宇,一字一顿,咬牙切齿:“他是法也好,是文钰也好,都没安好心!大家联手杀了他!若是有他的人,一定会跳出来,一位禁地之主不是那么好培养的!我只要一些天地之力,完善我的天地!”
他见众人不吭声,有些阴沉:“那我和我祖父出手……你们只要不对我们出手……那也行!”
此刻,文钰怒吼道:“不要上了他的当,此次汇合,杀他们也是重中之重!你们一旦坐视我被杀,那他的计谋就得逞了!”
苏宇冷笑:“好,你不承认是吧?行,你现在把文钰和武王拿出来,在你天地中,不需要你交出来,你能呈现出来给大家看看,那我就承认,我的确是为了杀你,才陷害你!”
苏宇嗤之以鼻:“你能拿出人吗?武王?武王恐怕早就被你放走了,还武王!”
文钰怒道:“混账,武王乃是我敌人,我抓到了他,自然会杀了他……”
“笑话,你杀了武王,文王早就疯了,还会一点动静都没?你要不要再说,文王也被你杀了!”
“……”
四周,一位位禁地之中,都露出异色。
对!
武王呢?
……
而此刻,天穹山主其实也有些懵,传音旁边的虚影道:“这到底是你兄弟那妹妹,还是法?还有,我之前感受到三重天地闯天门……最后一重不是这苏宇的?”
他之前也怀疑过苏宇,但是后来又冒出了一个开天地的苏宇,然后,现在这个苏宇又拆穿了法或者文钰……大爷的,怎么这么复杂呢!
他真想全部一剑劈死算了!
而人皇却是猜到了一些,不管这个,传音道:“你管他们如何?你现在的目标是找到人门的家伙!一剑给劈死!把鸿天给劈出来!”
也对!
我管他们如何,找人门的家伙才对!
他环顾一圈,谁是人门的代言人?
人皇也迅速判断着,苏宇为何忽然跳反,他之前还在演戏,然后说翻脸就翻脸……翻脸的契机在哪?
咒!
咒和文钰聊了几句,他就翻脸了。
那咒之前的话,就存在一些问题。
咒,要不是天门的人,要不就是人门的人,之前的话,是故意试探法,因为天门可能知道法出事了,人门的话,也许是人门传递了一些关于苏宇的消息,让他们有了怀疑。
局势乱了!
既然乱了,那就再乱一些!
想到这,人皇传音道:“我知道谁是人门的家伙,你信不信?”
“你?”
穹很无语,老子都没发现,你发现了?
“信不信随你!咒,那个家伙有问题……我不保证是人门的使者,但是,不是人门的使者,就是天门的门徒……这一点,我百分百确定,要不要打赌?”
“打赌?没兴趣!”
“其实试探出来很简单……”
人寰迅速道:“反正现在乱糟糟的,你给他一剑,随便喊一声人门使者必死……拆穿了对方身份,对方必然会有些反应的!”
穹很无语,“你在怂恿我乱杀人?”
“随你,爱信不信,你想拿回本体,磨磨蹭蹭的,我看你是别想拿回来了!”
穹不吭声,却是看了一眼咒,咒有问题?
这一刻,场面极其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