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慾念行之神農因我而傳奇討論-第一百一十七章 鬥地篇之奪魂一閲讀

慾念行之神農因我而傳奇
小說推薦慾念行之神農因我而傳奇欲念行之神农因我而传奇
第一百一十七章    斗地篇之夺魂一
西夏国的国运在女皇拓跋菲儿的主导下可谓是达到了西夏国自建国以后的国力军力民情的最鼎盛时期。
不但这样由于契丹帝国达成了对华夏大地的统治权,已经对周边小国的附属不附属不关注了,说实话也真无力关注与欺压,华夏大地上出现了历史上相对的和平稳定时期!
世事因果是人与三界生灵皆要面对的,一晃龙飞与萧雅轩在三界山中已经居住几十年之多。
龙飞在相貌上虽没有什么改变,可其必定是凡人,现年已经四十有余,在特殊历史时期这年龄已经超出了同一时期凡人的平均寿命。
相貌没有发生改变,那是因为有萧雅轩身体内的纯阴阳二气时常进入其身体内运行,使其自身机能细胞生命力旺盛,不断的代谢新生罢了!
可每个凡人的寿命在投胎出生时已经注定了,先天之事之因果不可违,就如凡人不能自选生身父母一样,是先天给予的因果,不可更改的亲情因果。
后天因果只能改变一些个体行为及世事,是改变不了个体寿命长度的。
三界中是有一界神灵专管因果循环的,当然也有个例元灵跳出了三界的因果循环,个体不在了五行中,关于萧雅轩吗?
萧雅轩是有了奇遇,其就是个例中的一个,因为其个体已经因气而存了,气不消失,其就存在!
龙飞啊,龙飞是凡人,其可不会不能跳出三界因果循环,其可在五行中,在五行中其也有了奇遇,其的奇遇就是与萧雅轩有了后天因果之缘。
这缘真不知道能不能改变其的生命长度,反正到现在为止是改变了其生命的宽度,让其为人的认知有了超出常人的经历阅历!
时间在转动,龙飞已经早将西夏国边境外的后唐国境内的果蔬品种试种成了现实,成为了西夏国民耕地中餐盘中的种子果实食物!
其开始认认真真的研究上可通天下可入地的三界山中的植被品种了,开始研究那些植被可以被国民大大的利用,那些植被可以改良成食用植被,药用植被!
世间植被多奇特,万物生长相生克,龙飞多数时间是在萧雅轩的陪同下入三界山的中高深山区,对三界山中的各种植被探寻整合利用。
多年来龙飞可以说因探寻尝食各异植被不知吃了多少的苦,中了多少次毒。
有时其中毒是马上食用了毒植被周边的植被而解毒的,那就是利用了万物相生克的生长规律之。
有时是萧雅轩主施法得以相公龙飞的存活,相生克的植被品种是没有出现了,龙飞身体虽然清醒了,可其内心是不心甘的,那就是没有寻找到相生克的植被啊,日后有百姓真的中毒了是没有草药植被解毒的了!
这日龙飞又准备进山了,他不知这是其凡人寿命的终点一天,其妻子萧雅轩当然也不知,一时相公龙飞的死活还没有进入萧雅轩的预知及思维范畴!
萧雅轩因一时没有处理好家务,是要相对晚出门一些了,这可能就是冥冥之中的因果天意,其实按平时来说是很正常的事。
这里是三界山,山路崎岖难行就是萧雅轩晚出门半个小时,相公龙飞都不会平脚力走入中深高山中,萧雅轩半个小时内在出门施法一个飞身足可以赶上相公的。
今天可不一样了,可没有达成二人往日的麽契程度,萧雅轩是照相公龙飞晚出门了有近二十分钟,其一路之上可没有发现相公龙飞的踪迹,一飞可就是凡人需要走半个小时的山路啊!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
“相公哪,怎么没有相公的身影?”
萧雅轩这时的心是急了,这情况放在谁身上能不急啊!
萧雅轩是在相公与自己规划的路线上飞来飞去,其内心知道在这样飞下去是不成的,不能在等了,内心已经意识到事情那里不对了。
于是其不飞了,落地施法了,画面可谓是从相公出家门开始的,龙飞的身影可出现在了画面中。
画面随着龙飞的行走在延续,十分钟过去了,山路崎岖不平可相公是没有偏离二人规划好的路线的。
相公龙飞的脚步在移动,十五分钟过去了,“什么情况,画面中的相公停止了脚步?”
突破间相公龙飞一声尖叫后转头就跑,这时在龙飞身后可有了情况,是一只大黑熊领着三只小熊出现了。
这事其实对萧雅轩来说还是有印象的,因为原本其可是三界山中的狐狸啊,其是知道三界山的深山高山处是有大型猛兽猛禽的,深山高山是非凡人涉足地,所以一直就没有当回事罢了。
“这什么情况,这里才是三界山的边缘地带,也是非大型猛兽的出没地带,这里决非该大型猛兽出现的。”
多年来啊,自从三界山娘娘庙周边有了家人们的居住及劈柴人的入山根本就没有发生过类似情况,更没有出现过大型猛兽伤人之事啊!
话说不应该发生的事经常会发生,凡人一生当中不就经常发生自己觉得不应该的事吗?
大黑熊出没了,熊出没了,这可不光是熊出没那么简单,是在画面中直追相公龙飞啊!
这画面一时间是一个人在惊恐喊叫的情况下奔跑,山路崎岖啊,惊恐下的龙飞已经没有了目的性,偏离路线是不可避免了。
画面在继续,龙飞在三界山中生活了多年,一时的奔跑能力还是有的,最终因地形不给力,其可跑到了一处较高的山脊之上。
前方出现了陡坡,后有熊一家在追,其的脚一滑一拌可就径直滚下了山脊,这情况真就是形成了人们常说的就地十八滚。
萧雅轩一面在目不转睛的盯看着画面,一面开始随画面而行了。
不时结果出现了,出现了,龙飞在滚下山脊后就一动不动了,其的脑袋似乎与一块较大的山石有了接触。
熊一家到了,到了龙飞的身边,真可谓是对龙飞的身体来了一个通身的嗅闻,最后的情况是熊一家离开了,这情况是令萧雅轩又惊喜又悲切。
因为一旦熊啃咬了龙飞后果是不得了的,龙飞非死不可,熊不啃咬相公龙飞也不是好事啊,因为熊是不吃死人肉的,难道相公龙飞没气了,死了不成!
画面还在继续,熊一家是走了,可相公龙飞身边出现了两个身影,“谁,谁,你猜是谁,现在可是熊一家走了!”
“对,相公龙飞一定是不喘人间之气了,是死了,现在知道两个身影是谁了吧!”
“当然是两个地府下级差官了,一组是牛头马面,一组是黑白无常,这两个身影是有特点的,一定是牛头马面了!”
萧雅轩看到了这里,眼泪已经出现在了眼圈,“相公啊,相公。”
画面还在变化着,牛头马面施法了,其中一人手中可出现了捆魂锁链直奔于了相公龙飞的躯体,随着捆魂锁链与龙飞身体的接触,龙飞的魂灵体可就被捆锁出了其肉身。
画面中可以清晰的体现出相公魂灵体在被扯拽出其肉身时在叫喊,在挣扎,其是不想随牛头马面下地狱的。
不时其喊出了“妻子啊,萧雅轩来救我,我不想死,我不想离开你!”
话说龙飞这一世可没有做什么恶事啊,怎么其死后地府差官会来捆锁之?
其实牛头马面的出现不无道理,龙飞这一世的好事确实没少做,可万事分对谁啊,地府是对因果循环的。
可别忘了,龙飞曾经可是主盗墓者,也参与过大规模的战争啊,这就是变向的掘坟杀人啊!
一时有人死了,阎王爷有旨下,牛头马面是分不清人间世事的,因为人间情感世事太过复杂,二人只管抓行令即是。
龙飞这凡人一世可谓是有大善有大恶,世事非非得龙飞的魂灵体先下地府待阎王爷定夺,善多恶多是有衡量标准的,最后是下地狱还是回阳间直接转世就是时间问题了,想魂灵体升天是不可能了。
这一切就是瞬间之事,一转眼牛头马面与龙飞的魂灵体就消失于了地面之上。
萧雅轩能怎么样,其知道相公想复活,魂灵体是主人神及能动力的,魂灵体存不存于人体的肉身内是人死活的分界线,想救相公一定要夺回相公的魂灵体,一定要相公活,自己的相公不能死,不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