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小說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崛起 txt-第598章:江凡:我會中醫術分享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崛起
小說推薦從我是特種兵開始崛起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崛起
“是啊,当时江凡同志就是给我把了一下脉,就看出我有早期癌症了,这个你们急诊科的一个实习女护士可以作证。当时她就在旁边。”
林女士说着,顿时疑惑的道:“难道,把脉是真的不能判断出是否早期癌症的吗?”
史大凡和冯涛面面相视。
中医把脉,可从来没有听说过可以诊断出癌症这种恶性疾病的啊!
这要是可以的话,那华夏的中医术,早就在全世界闻名,甚至已经超越西医了。
现在的西医设备,你也只有像之前江凡的说的那样,需要做增强CT以及相应的血检选项检测,才有可能检测出来。
“这位女士,你等一下。”
史大凡微笑的说完, 赶紧拉着江凡走到一边。
冯涛也跟着过去。
“老江,你怎么回事?怎么能随便给病人看病,看也就算了,你就给她把一下脉,就说她有癌症,这不是扯淡吗?”
史大凡沉声道。
一边的冯涛也跟着说道:“江凡同志,你这次惹上大祸了!这事要是传出去,你这样给病人看病,捏造病情,可是要挨处分的!虽然今天你帮忙在现场救了那被玻璃砸中的伤者,我们相信你有一定的医术基础和医疗知识,但你也不能每次都这么胡来啊?别忘了,你现在只是一名医护兵,是没有权利给病者看病的!”
“医护兵,也是医者的一部分。”
江凡淡淡说道:“我认为,我有这个能力,为什么不履行医道的医者仁心原则。难道仅仅是因为我没有医生资格证,我就眼睁睁的看着病认病情恶化无动于衷?抱歉,我做不到!且不说我作为是不是一名医者,就是我穿着解放军的军装,带着军徽,都不允许我这么做!”
史大凡急道:“话是这么说,可你也不能胡乱就医啊!我不怀疑你的医术,但你用中医把脉就判断病者有早期肝癌,这明显就是扯淡嘛。我从小跟随我爷爷学习中医术,就我爷爷那中医术,放眼全国,那都是数一数二的。可即便是他,都做不到单纯用脉诊来判断病者有癌症这种技术啊!”
“你爷爷不行,不代表我不行。”
江凡说道:“你们要是不信,现在,就可以带她去做个增强CT,然后进行肝脏白细胞的检测,看看我判断的有没有错!”
冯涛低声冷喝道:“就凭你这一句话,就让我们带着一个只是出现了腹泻恶心食欲不振的病者去做癌细胞检查,你认为可能吗?”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如果她真的是得了早期肝癌,你们不配合给她检查,那就是相当于害了她。你也是军人,你对得起你作为一名军人的荣耀吗?”
江凡质问道。
冯涛没想到江凡一个士官,居然敢这么跟自己说话。
正要发怒,江凡又是冲史大凡道:“卫生员,你相信我吗?”
史大凡微微沉默,只是盯着江凡看。
“从咱们认识一下,你见我,什么时候在正事上开过玩笑?何况是在一条人命面前?”
史大凡迟疑道:“我知道你没有,可你这……不合常理啊!”
江凡笑道:“你见我做过的不合常理的事还少吗?”
史大凡:“……”
这的确是个事实。
这家伙最是擅长创造奇迹,很多他们认为完全不可能也完全不合常理的事,最后都发生了。
想到这,史大凡一咬牙,“行!我就信你一次!”
说完,史大凡冲冯涛道:“老冯,给我个面子,开个单子,带这个女人去检查一下!所有后果,我来承担!”
“老史,你糊涂,这……”
冯涛急道,可还没说完,史大凡立即打断道:“我相信我的战友,他绝对不会在这件事上开玩笑!再说了,既然人家都找过来了,如果不安排检查,她闹起来,你这个急诊科主任,也要负相应的责任的!”
“我……”
冯涛闻言,顿时一阵委屈,只能瞪了江凡一眼,转身朝着那个林女士走去,“走吧,我去给你开单子。不过,我得先提醒你,江凡同志并不是真正的医生,我们也不敢保证他说的是对还是错的。当然,他没有医生资格证,就对你的病情下这样的定论,这是不对的。但既然你要求检查,我们也同意了。如果确诊是早期肝癌,检查费用你来出。如果不是,这便是江凡同志的错误和责任,检查费用,他来付。但前提是,这件事,也到此为此了,不能再追究,你看如何?”
林女士点头道:“行!”
如果江凡是对的,自己检查出的确有这个病,那自己还有被治愈的高几率,还能保住性命。
如果是错的,也可以求个心安,还不用花钱,最多也是浪费一点时间,何乐而不为呢。
冯涛带着林女士下去,开好单子,让护士带她去抽血和做增强CT。
而在这个过程中,史大凡也是拉着江凡在一边问道:“你小子到底什么情况?你连中医术也会?”
“会一点。”江凡笑道。
“你怎么什么都会一点啊?又是书上学的?”
“是啊。”
“……”
“我不信!除非你给我把一下脉,我最近身体也出现了一点小毛病,把脉能看出来,我看看你到底说的是真还是假。”
史大凡说着,伸出手,让江凡看。
江凡直接道:“不用把脉我也知道。你这几天睡眠质量比较差,神经有些衰弱,导致食欲不振, 还出现了便秘。导致原因,应该是吃上火了。”
史大凡当即就傻了。
因为江凡说的一点也没有错。
这家伙,中医的望闻问切中的望和闻两种诊术,已经到了如此高超的地步了吗?
要达到这个程度,没有至少十年以上的中医学习,是根本做不到的!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史大凡震惊的问道。
“你眼丝泛红,眼神疲惫,舌苔发黄,口气发臭,肚子还不时的叫两下,中午那两个小时,你就去了两趟厕所,每次不下十分钟,这还不包括下午上班期间的。”江凡平静的说道。
史大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