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末日:小姐姐沒了我怎麼活討論-第五百零一章:就等你答應展示

末日:小姐姐沒了我怎麼活
小說推薦末日:小姐姐沒了我怎麼活末日:小姐姐没了我怎么活
半小时后,柳帅体内的毒素已基本被瓦解,只剩下依附在心脏位置的毒素很难清除。
他抽掉了一丝内劲,然后将它们分成四等分,缓缓向心脏边缘移动。
还未靠近,剧烈疼痛就让他龇牙咧嘴。
柳帅强忍着剧痛,又让劲力深入了些,剧痛让他眼前都黑了零点几秒。
“我一定能行!”
不断给自己打气,气息带来的疼痛也就没哪么强。
不久后,两股劲力拖拽着一股毒素离开了心脏。
它们刚刚离开,身心就传来说不出的舒爽。
“再来一次就能完全驱逐!”
更加小心地控制着劲力……
与此同时,秦墨涵很焦急地在原地走来走去,嘴里还时不时念道:“撑住,撑住啊!”
随着时间的推移,蟒蛇腹部有古怪气息传来。
“他终于恢复了!”
秦墨涵这才发现,脸颊上有水渍。
“讨厌,又让人家担心得哭了!”
胡音未落,柳帅就微笑着出现在她的视野里,柔声说道:“丫头,让你担心啦!”
“你没事就行!”
她紧紧地抱着柳帅。
二人深情的拥抱了十来分钟才分开。
“墨涵,分析下哪个鸟巢!”
她虽然有些不解,还是依言而行。
鸟巢的庞大数据进入机甲后,热呈像功能也已开启,一副巨大的画面出现。
“我怎么感觉这里不是天然形成的呢?”
“同感!”
秦墨涵继续键入命令,里面的情况变得更加清晰。
“看来这里和哪个神秘声音有关!”
“嗯!要不要去看看?”
“可以。等我一会儿!”话音未落,柳帅就弄了好多的血瓶和恢复药剂。
一切准备妥当,他们才走向鸟巢。
吱吱吱!
零星的蝙蝠虽然不敢在来攻击,它们却不断警告着他们。
柳帅也不理它,始终保持着之前的速度。
来到鸟巢底部,哪里却自动开出了扇门。
“别看我,它自己开的!”
秦墨涵在说话时,就不断探查着里面的情况。
四周除了枯草和一些不知名的合金外,再无其它。
“太反常啦!”
“就是,小心些!”
二人缓缓走向里面,看到的还和之前一样,由不得他们不怀疑自己的判断。
继续深入,终于找到个不太一样的地方。
吱吱!
脸盆大小的蝙蝠毫无征兆地冲出。
柳帅都已摆出战斗姿态,秦墨涵却用眼神让他:先别动!
一通命令键入,大蝙蝠的身体居然自动裂开,全是雪花的大屏幕出现。
命令再次进入,一个很憔悴的老者出现:
“找到这里的幸存者,我是博士-休斯顿。因为我研究的课题能制造丧尸病毒,他们用我的家人威胁,让我为他们研究更厉害的丧尸病毒。
其实我早就研制出好多种变异病毒,却没有交给他们。
他们为了让我交出,不惜用我的亲人来做实验,我的妻子和兄弟,都死在了实验里。”
呜呜!
十秒过后,他接着地说道:“这群丧心病狂的东瀛人,给我三个月时间交出最新病毒,不然,不然就用我儿子和孙子来做实验。”
他突然连续鞠躬。
“能找到这里的幸存者,你肯定拿着我研究出的武器。它们的力量,远不止你看到的哪样,仔细研究,你们会有更大的发现。
还有,我已研究出更强的强化套件,只要你们能救出我和我的亲人,必会双手奉上!”
画面突然消失。
柳帅的眉头皱得很厉害,翻看完唐刀后,嘀咕道:“难道这就是强化套件?”
“理论上,算!但,它并不是!”
“如此说来,休斯顿是为了让人去救他,才半真半假的留下影像?”
“应该是!”
秦墨涵的回答,让柳帅都有些动摇,冷静想了想,说道:“这里面的水太深,我们还是不参合为好!”
“就算我们不想参合,也不能全身而退了!”
“为何?”
她指着暗处的第一个诡异的樱花标记。
“猪头(竹头)家族的标记?”
秦墨涵重重的点了点头。
“一个战神殿都让人手忙脚乱,在多个猪头家族,事情就变得更加复杂了。”
“如果只有他们两个,我反倒不担心。就怕他们后面,还有更恐怖黑手,哪,才让人害怕!”
柳帅从来没这么想过,听到后身体连续颤了好几下。
“为了基地的安全,说什么也要去闯一闯!”
“就等你这句。”
他愣了下,然后指着她笑了笑。
秦墨涵嘴角刚出现微笑,小嘴就被封住,一双大手很不规矩地在后背游走。
猛地将他推开,怒斥道:“讨厌死啦!”
“嘿嘿,我怎么感觉它很喜欢呢?”
“你,你要死啦!”
秦墨涵被他逗都得娇羞无限,很不好意思地低着头。
“走了!”
确定他真的离开后,才缓缓的跟上。
就快靠近门边时,余光却瞄到个极其隐晦的机关,赶紧用机甲连接。
“有新发现!”
柳帅赶紧冲过来,发现是间不大的房间,里面堆积着好几套装备。
“仔细扫描下里面!”
“没有任何危险,也没有监控、监听设备!”
“哪就好!”
麻利地将各种武器检查了一遍,发现都可以使用后,就准备带走一套,余光却瞄到那边的床。
“这里面怎么会有床呢?”
“我也不知道!”
秦墨涵话刚说完,就想到另一种可能,脸瞬间就红了。
柳帅正在观察床,并没有看到她的异样。
秦墨涵深呼吸了口冷空气,将注意力集中在机甲屏幕上,一通命令落下。
哗啦!合金门瞬间关闭。
“怎么啦?”
“机甲没电了!”
柳帅也没多想,还在床附近寻找,还是一无所获。
与此同时,秦墨涵已将机甲脱下,正缓步走向他。
身后传来淡淡幽香,他猛地转过身,就看到含情脉脉望着自己的秦墨涵。
“老公!”
“嗯,老婆!”
二人深情地拥抱在一起,疯狂地激吻着……
嗡!
唾液进入对方体内,哪些还未被吸收的力量正在不断涌入丹田里。
“这?”
“我终于明白这里为何要放床了!”
“为何?”
“因为,因为,讨厌……”
(以下省略万儿八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