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5v9優秀都市小说 大神你人設崩了 起點-530一般一般熱推-63yos

大神你人設崩了
小說推薦大神你人設崩了
两人说话的声音没有刻意压低,距离孟拂近的人都听到了。
而距离得远的,纵使没听到,也看到了段衍实际上是在与孟拂交流。
武魂抽奖系统 江边渔翁
任炀身边的小弟惊了:“卧槽,任炀,我之前不是听说孟小姐是个明星吗?”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看文基地】,现金/点币等你拿!
任郡的女儿是个鼎鼎有名的大明星,不少人都知道了。
雪豹突擊隊 元纓
这件事主要靠任唯辛的宣传,踩一捧一,在任家宣传孟拂的流言,控制舆论。
“对,我也听说了,”小弟甲跟着点头,“而且,打游戏还贼6……”
任滢听着他们的话,瞥他们一眼,“明星虽然是明行,但孟拂她也是高考状元,20岁就进研究院,成为一名研究员了,知道任唯一背后的那个联邦公司KKS吗,经理亲自来京城找她合作。”
KKS的事情京城知道的人不多,任家也任唯一跟任郡的人知道。
这会儿被任滢捅出来,不少围观的人相互看了一眼,都看到了眸底的惊讶。。
有任唯一15岁进研究院在前,孟拂20岁并不稀奇,稀奇的是,联邦那个KKS这种级别的公司,竟然派了一个经理来找孟拂合作?
身边的任唯一手里还拿着酒杯,她看着跟孟拂说话的段衍,第一次出现了事情不在她控制的状态,为了拉拢段衍这个人,她费了不少心力。
这会儿好不同意见着人,对方竟然跟孟拂是熟识?
他叫孟拂小师妹。
任唯一知道段衍是京大调香系出身了,他师父是二班的老师,所以,孟拂是段衍的师妹?
孟拂在京大学什么来着?
想到这里,任唯一却是迷茫了,她实际上也查了孟拂,查了她从小到大的事情。
至于后面,知道孟拂在娱乐圈在京大,任唯一拿到的资料就很粗糙了,估摸着孟拂学的是工程系,毕竟孟拂是研究院的人,研究院基本是几个科学的综合地儿。
所以任唯一对孟拂在京大学的什么并没仔细去探究。
也根本就没查到孟拂是怎么跟段衍认识的!
还是这只是一个局?
绝色医仙:上仙美的太诱人
任唯一想破脑袋,也没想出来,孟拂是怎么能跟段衍认识的。
不远处,察觉这里有异样的任郡跟任老爷也朝这边走过来。
几步远的地方就能看到孟拂在跟段衍说话,语气间还十分熟稔,任老爷看了任郡一眼,任郡也微微摇头,表示不清楚。
“你怎么会在这里?”段衍环顾了一下四周,他印象里孟拂不喜欢热闹。
網遊之丐神傳奇
“原因很简单,”孟拂面对着段衍,正好看到任郡过来,她叹息一声,向段衍介绍,“段师兄,这是我爸。”
段衍愣了一下,他对孟拂的家事不了解。
但孟拂毕竟姓“孟”,他也没把孟拂跟七大家族联系在一起过,听到孟拂这句话,他也惊了一下。
小师妹竟然是任家的小姐。
“任叔叔,您好,”脑子里波涛汹涌,段衍面对着任郡,非常有礼,“不知道您是小师妹的父亲,多有得罪。”
说到这儿,段衍耳朵有些红,自然是想起来之前他对着任郡端架子来着。
任郡早之前因为杨花,现在就算面对段衍,都游刃有余了,他虽然惊讶,倒也没其他人反应那么大,比起杨花,孟拂好像要正常多了,“阿拂,他是你师兄?”
任郡问出了在场所有人的疑惑。
连任唯一都目光炯炯的看着孟拂与段衍。
他这一问,段衍倒比任郡更惊讶,“小师妹也是调香二班的学生,我们二班已经不收学生了,所以她是我们最小的师妹。”
任郡岿然不动的表情也有些裂。
任滢更是如同见鬼了一般。
这一段话,给周围人带来的冲击不小。
一时间竟没什么人说话。
“小师妹,你什么时候回去,不会是要等到考核吧?”段衍继续问孟拂这个问题,依旧是有些幽怨的。
孟拂看了段衍一眼,给了他一记“你猜对了”的眼神。
礦海 余甘由
然而段衍并没有感觉到很开心。
整个家宴,段衍就跟在孟拂身边,来结识孟拂的人自然一波又一波,看到段衍与孟拂相谈甚欢的样子,任家几位大管事心里都有了些思量。
孟拂20岁进研究院队他们来说不算什么,可……要跟段衍交好,那就不一样了。
在场只有大长老接受的比较快,甚至于终于弄清了为什么任青能拿到六成分成。
而林文及那边,他看着孟拂,没收回目光。
林薇看了眼林文及,脸上的笑意略微消散,然后状似无意的开口,“上次来自风家的消息,听说天网有针对黑客的大动作,唯一报了名。”
“什么?”林文及一惊。
“他们对唯一十分看好。”林薇看着林文及的注意力被吸引回来,微笑。
神醫下堂妃 龍九月
一偏头,身边的任唯辛正冷冷看着孟拂那边。
林薇拿着一杯酒,走近任唯辛,压低声音,“你昨天没去见姜家那个女儿?”
任唯辛烦躁,“我不喜欢她。”
“不喜欢也要见,”林薇冷冷开口,“别想着风大小姐了,她是什么人你不知道?你姐姐都差上一点,她的追求者又都是些什么人你不知道?”
任唯辛抿了抿唇:“那我也不要随便找个人。”
林薇放缓了语气,安抚:“听说那个姜意浓也是学调香的,现在在京大调香一班,多少沾点风大小姐的爱好,先见见再说,你要是不喜欢,妈再给你物色物色。”
**
家宴结束后。
任郡任老爷把段衍跟几位长老管事送走。
这一晚,孟拂加了任家所有的高层微信,也顺带加了任唯乾的微信。
等人走后,任郡任老爷又带着孟拂在偏厅里聊天。
但偏厅很安静。
不得不说,经历过杨花那件事,任郡跟任伟忠都成长起来,很淡定。
倒是任老爷并不是那么淡定,他看着孟拂,“你是学调香的?”
“是啊。”孟拂对她调香这件事从没隐瞒过。
“小姐,您之前怎么从没提过?”任老爷身边的来福也回过神来。
孟拂倒是淡定瞥他一眼,理直气也壮:“你们也没问过。”
来福:“……”
别说他,连任伟忠的表情都有些崩裂的趋势,他看着孟拂:“小姐,你真的是……一个调香师,随便搞个研究,就成为了研究员,还从大小姐手下抢到了KKS合作案。”
“对。”任郡跟着捧哏。
这些才是今晚在场所有人惊讶的原因。
孟拂是学工程的那并不奇怪,可她若是学调香的,还是传说中二班的人,段衍的小师妹。
最后随便搞一个工程员的身份,就能做到第一实验室!
“你调香学得怎么样?”任郡开口,又想起来什么,调香烧钱,他从兜里摸出一张黑卡,给孟拂:“拿着。”
偏厅里的人又看向孟拂。
孟拂自谦,“我调香一般,不比师兄师姐们,只是个爱好,所以当初又去了实验室,那些研究比调香好学多了。”
易術天師 庸覺
要是苏地在这儿,一定能听出来孟拂的这句凡尔赛文学。
生活法則
她嘴里的一般,就从没正常过。
可惜,在场的全都是任家人,没人觉得孟拂这句话有什么问题。
毕竟……
痛徹心扉的交易 巨鉗蟹
调香确实不是那么好学的,还是特殊调香,说是百万里挑一也不为过。
最重要的是,二班大部分人都渐渐在京城打出了名气,以段衍为首,梁思为副,两人调的香品阶很高,都拍卖出的高价,甚至于超越了香协一部分老师的价位。
倒是孟拂,没有关于她的成品,她的名气也就没宣传出来,任家人自然也就觉得,孟拂还不能炼制出来香。
孟拂晚上不留在任家,说完两句后,就要回去,任郡跟任老爷子送她出门。
婚色撩人:权少诱妻成瘾 陌凉
刚出大厅,孟拂目光停留在门口的三色堇花坛上。
“这些是前天刚移植过来的。”来福向孟拂解释。
孟拂颔首。
任郡把孟拂送出门外,任伟忠开车送孟拂回去。
任老爷子停留在院子门口,他看着几人的背影,久久没有说话,倒是他身边的来福,他看着任老爷:“老爷,你说,小姐她……会不会真能拿到继承人?”
任老爷眸光浑浊:“她要是生长在我们任家,绝对不止于此,也不比那几位弱……现在,太难了。”自从知道任唯乾自动退出后,他对继承人这件事就非常悲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