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0d0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炮灰修真指南 txt-第七百四六章展示-oyx70

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
顾容仙王暗自惊叹之际,张依依那边也已经试探得差不多。
她发现真正阻止巨石被破开的并非石头本身,而是附于巨石之上、无数细微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奇特阵文。
阵文本是天成,但后来又不知被何方高圣人为加以修改,以至于原本就极其之强的天然阵文防御程度更是成百上千的递增,这才导致想破巨石,简直难上加难。
找到了巨石难破的真正原由后,接下来张依依要考虑的便是用什么样的方法来解决,破开的同时还不能有实际上的接触,这使得难度再次叠加。
“咦,怎么还不动手?”
三界交易所 柳絮
“都呆了这么久了,要么干脆直接下来算了,反正看这样子也是不成的。”
台下有人嘴欠的小声催促,若是在其他仙州,看热闹的还真不敢随随便便朝一个真仙境修士当众这般调侃妥落,但偏偏这是在真仙多如狗的混元仙州,倒是很容易生成一种艺高人胆大的随意之状。
不过,催促归催促,污言秽语之类的倒是不敢有之,毕竟混元仙宗的某位仙王还在一旁看着,仙王面前,谁敢放肆。
高台上的张依依却是不在意台下任何言辞,仿佛置身于事外一般,全然不受影响,依然站在原地我行我系地盯着那块巨石,暗自于识海之中推演种种可行之术。
倒是台下的毛球可是不乐意惯那几个嘴欠的,当下便凶猛地瞪了过去,骂道:“催什么催,五十万仙晶买台上一柱香功夫,又没花你半枚仙晶,你算个什么东西,凭你也有脸催?”
只可惜这里不能直接动手,否则毛球就不是张嘴骂人,而是能动手就不哔哔了。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身为凶兽王,哪怕这会儿化做人形,但这一眼瞪去,却也凶威毕现,王之睥睨愣是让那几人瞬间本能的腿软,打心底里头畏惧冷汗都昌了出来。
见那几人立马怂了闭嘴化为鹌鹑,旁边其他人见状也下意识地不再随意开腔,毛球这才冷哼一声音收回了目光。
熟練度大轉移 閱奇
“你跟那种人较什么劲,凭白失了身份。”
瑛前一句话还算正常,但下一句话锋直接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还是用那种无比认真寻常的口吻道:“到时让人杀了就是。”
民国老兵志怪谈异
我心中的诛仙世界
“这破城里头不让杀人。”
毛球头一回觉得瑛说话还算有点水准,有些可惜地说道:“依依也不让我们坏人家规矩。”
“笨,出了城不就能杀了。”
瑛白了毛球一眼,一幅这你都想不到的模样,而后突然间朝四周看了看,惊讶道:“咦,人怎么都挤到别的地方去了?”
瑛还没意识到自己刚刚与毛球的谈话内容有多凶残,以至于在听到他们的对话后,以他们为中心,周围竟是明晃晃的空出一大片来,原本挨得他们较近的修士纷纷有意或者无意的全都退散避得远远的。
毕竟,若是旁的什么人说当众说这样的话,很容易被人觉得是在吹牛,而单凭一字便能破开巨石的瑛,却是一点儿都不会让人觉得这只是随口说说。
“大概是怕你到时连他们也一并误杀了。”
毛球到底比瑛有人族社会经验得多,还颇是得意地替无知的瑛解着惑。
没看到原先那几个嘴碎的这会儿都已经直接跑了,连争夺赛都不敢继续看了吗。
“咳咳……”
张阳适当地清咳一声,打断了瑛与毛球之间旁若无人的谈话:“都别胡扯了,我们是讲理之人,怎么可能为了这么点小事喊打喊杀的。注意点形象,我们是名门正派,别搞得像是杀人狂魔似的。”
“就是,一会儿依依下了台知道你们在这里当众胡扯,乱往自己身上扣黑锅,一准得罚你们。”
鬼王自是附和张阳,他虽然还没正式加入云仙宗,不过倒已经自觉归到张依依手下,那当然也是云仙宗的一员,维护宗门正派形象人人有责。
再说,他比其他两个更清楚张阳的腹黑,这种时候越是一脸正派地说着他们不是乱杀人的那种凶残之徒,越是否定瑛与毛球刚才的说法想法,却反倒更给人一种掩饰之感。
有着他们这样的添补,警示之效果可是比着单纯的“杀了便是”更加让人惶恐不安。
魔体碎梦 文月
他们几人的声音并不大,却是让人愈发对这他们顾忌起来。
而混元仙宗的人原本也对瑛与毛球当众这般威胁放言颇是不满,偏偏张阳与鬼王随即跳出来一通批评“澄清”,一两言便揭了过去,却是让他们依就不喜但也不好再单独指责。
“无妨,不过是小儿斗嘴罢了,也没有真坏州城规矩,由他们去。”
混元仙宗的负责金仙摆了摆手,示意宗门弟子无需理会下面那点儿冲突是非,毕竟隐瞒了身份的顾容仙王从头到尾看在眼中也没有半点不悦,上行下效,他自然也不会觉得瑛那几人的做法能延伸到对混元仙宗有什么不敬上去。
眼见混元仙宗都无人出面斥责瑛几人做派张狂,其他人就更加不敢吱声了。
好在在张阳控场,毛球倒是见好就收,瑛虽说不太明白具体,但却也知道张阳不让她再在此时多言,那就先不说便是。
一时间,高台之下那么多的围观的修士却是从所未有的安静,而每个人为了不让这份安静显得太过尴尬,个个都装得无比认真地观看高台上破石者的进程。
张依依再一次成为了所有人的焦点,哪怕在绝大多数人眼中,张依依一动不动地表现当真毫无看点。
离一柱香结束还有差不多一半的时间,却不想下一刻好久都不曾有过动静的张依依,却是突然动了。
只见张依依抬手间一拳便瞬间击出,只不过这一拳击向的并非那块巨石,而是巨石上方半空之中。
碎星拳引爆的纯粹力量也未曾直接炸开,反倒聚于半空显化为透明的圆球,将恐怖惊人的力量通通汇集于透明圆球之中。
圆球越来越大,转眼之间便在空中鼓胀至巨石大小的两倍,一道道游走的雷电包裹着透力明圆球,牢牢固定在巨石上方。
一时间,所有人都察觉到周转的仙气竟不受控制地朝着那透明圆球而去,一层又一层地将圆球包裹起来。
下一刻,张依依面前凭空出现一把看上去相貌平平的剑,虚无一出剑气冲天,硬是引得周围不少人手中的剑也跟着发出道道翁鸣之场,仿佛看到了它们的王,下意识地想要低头想要臣服。
顾容的眼睛亮得惊人,他也是剑修,实打实的剑修,手中宝剑无数,本命之剑更是货真价实的神兵之器,但在张依依拿出虚无剑后,却依然震惊无比。
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本命之剑疯狂地想要冲出他的丹田意欲与张依依的虚无剑争锋,这还是头一回本命之剑发生争强好胜之心,全然没有了往日的无欲无求。
“安静点老家伙,现在可不是一较高下的合适之机。”
顾容暗自安抚着自己的本命神剑,同时也保证将来有合适机会,一定会让本命剑与难得的对手一较高下。
得到保证,顾容仙王的本命神剑这才重新安静了下来。
而这会儿功夫,张依依的虚无剑已经幻化出强大无比的剑域,直接将自己那一拳之力凝结而成的力量之球以及巨石笼罩其中。
剑域之内,虚无剑来回穿梭,一道道剑气配合着张依依不断施展出来的时空规则,构建出旁人压根看不到感受不到的时空壁垒,用来隔绝并斩断自己及术法最终破石时与巨石间所有的直接联系。
小笨豬學藝 石子河
没有人看得出张依依这是在做什么,哪怕是顾容仙王,因着张依依夹杂错乱时空的剑域隔绝,也无法真正弄清她的意图。
不过,好在张依依的动作还是挺快,没一小会儿功夫似乎便做结束了这一举动,随即虚无剑重新回到她的手中,就着剑域之势,直接引动星辰之力,被金光包裹着的虚无剑高举头顶,一记时空斩龙腾虎啸涌向透明圆球。
两股世大之力瞬间交融,终于撕扯着砸向巨石,下一刻整个高台都被轰隆声包裹,无数道小爆炸在巨石上此起彼浮,看得让人目瞪口呆。
逃妻束手就擒 芮熙
更可怕的是,巨石之上伴随着每一道小爆炸,一道道裂缝不断出现延续,随着越来越多的小爆炸响起,密密麻麻的裂缝终是如蛛丝网一般连成一片,像是豆子蹦地一般碎了。
没错,最终巨石终于碎成了一堆,不是破了,而是整块那么大的石头愣是碎成一小块一小块的,跟堆垃圾一般堆在高台之上,碎得彻底碎得干净,碎得所有围观者的心都跟着仿佛咔嚓咔嚓了一般,难以形容,无法言喻。
这东西还有用吗?还能像之前一般恢复原样吗?
不少人心头瞬间闪过这样一个念头,现场的气氛安静得诡异,仿佛谁先打破这一份安静谁将会倒霉似的。
便是混元仙宗的人一个个也傻了眼,毕竟他们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巨石被人一下子破坏成这般惨状,当真是惨得连他们都有些不忍直视。
这哪里是破开,这简直就是直接毁掉了好不好!
巨石碎后,张依依也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脸上难免多了几分窘迫。
天知道她真不是故意要把这块巨石给弄成这般破烂之状,她是为了避免力道太小无法破开,所以差不多同时攻击了巨石之上半数以上的微不可察的阵文,谁曾想倒是一下子没把报住度与分寸,到底还是有些失了手了。
“这个,我真不是故意的,应该不会让我赔吧?”
收了虚无剑,张依依下意识地看向混元仙宗坐在一旁不显眼位置的顾容仙王,难得的有些不好意思:“前辈,这算不算破石成功?”
好吗,要真得赔的话,她是没办法找到这么大一块类似的诡石,而人家仙王在这里她也不敢扭头就跑,估计着真的只能请家长过来替她擦屁股了。
“算,当然算。”
顾容见状,不由得哈哈笑出了声来,倒是没有半点责怪的样子:“放心,本座在此,莫说是碎了,就算是成了渣也能恢复。”
说话的功夫,顾容一个挥手,便见那块碎成垃圾的石堆转眼之间再次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多谢前辈,晚辈可算是放心了。”
张依依也不由得松了口气,还好不用叫家长,顾容仙王是个好人。
“你很好,特别好,便是我混元仙宗核心弟子,在真仙境时也没有人能够像你一般将这块顽石碎成如此。”
顾容亲自上前,将第二枚进入混元秘境的玉钥发给了张依依:“可惜你已有宗门师承,不过即使如此,我混元仙宗也随时欢迎小友前来共同论道!”
在张依依上高台之际,顾容便已经查明了张依依的身份,明面上的身份。
太安仙州鸿远仙城云仙宗金仙姜恒的关门弟子,这个墙角还真是不好挖,哪怕云仙宗如今还只是一个仙城三流小派。
撒旦哥哥放開我
若是可以,他连姜恒、乔楚都想一并给挖到混元仙宗来,毕竟这样的人才莫说混元仙宗,就是整个仙界也是屈指可数,一个个都有登上仙王境的巨大潜力。
只可惜眼前的女修却是实打实的未来神明,主意比天都大,这样的墙角哪里是他挖得了的,顾容便是有这贼心却也没那贼胆。
但确定了目标之后,顾容却是可以释放足够的善意,在未来神明重现之前,结上一份善缘,这不仅仅是为了自己,同样也是为了整个混元仙宗。
“多谢前辈。”
张依依接过玉钥,而这一声谢,也算是默认了顾容仙王未曾明言的善意与示好。
她看得出来,顾容仙王之所以这般好说话,应该是已经察觉那天在浓雾笼罩下古战场里的生灵气息是何人,不然的话也不至于好说话到亲自放下身姿邀请她一个晚辈去混元仙宗论道。
没错,是论道!
能与仙王论道者,那便意味着顾容将张依依摆放到了一个平等的地位,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种不可思议之事。